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澳洲在 16 日發出了一條震驚的突發新聞,新州 (NSW)州長 Barry O’Farrell 突然辭職下台,竟然是為了一瓶 3,000 澳幣的名酒?

O’Farrell 發佈聲明,他受到 ICAC(反貪污獨立委員會)涉嫌貪污的調查後,因被懷疑給予 ICAC 誤導性證詞,決定辭去新州州長職務。

調查人員指出,前澳洲水務控股總經理 Nick Di Girolamo,贈送 O’Farrell 一瓶價值 3,000 澳幣 1959 年 Grange 的名酒,ICAC 懷疑背後是否有「交易」,於是在 15 日星期二約談 O’Farrell 協助調查,但 O’Farrell 打死不認被檢舉事項。

O’Farrell 在星期二給 ICAC 證詞和證據時,並不承認收那瓶酒,但在星期二更早,Di Girolamo 告訴調查人員他有送 O’Farrell 一瓶 1959 年的酒,要祝賀他 2011 年自由黨的勝利,而也有接到 O’Farrell 的感謝電話。

之後,在 16 日星期三 ICAC 拿到 O’Farrell 收到這瓶名酒的親筆感謝信後,再度傳喚他。

O’Farrell 便立即招開記者會,主動承擔責任,宣布辭職,在記者會上他說:「我不記得我收了那瓶 59 年的 Grange,我也無法解釋那瓶酒代表什麼,但既然有張感謝信函是我親筆寫的,我願意為承擔責任,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他也表示:「我在星期二已經儘量的把所記得的告訴 ICAC,我真的不想做任何欺瞞的舉動,我承認我這裡有記憶上的疏失,但我並不會故意欺騙 ICAC、誤導他們的調查,這麼做對我沒有任何好處,這也不是我一向的為人處事。」

他解釋:「我星期二給 ICAC 的證詞是錯誤的,我當時把我記得的事都講出來,但我好像弄錯了,最後我看到那封感謝信,筆跡確實是我的,但我還是記不起來當時發生什麼事。」

之後,調查人員問他關於他在 4 月 20 日打給 Nick 的 28 秒話是怎麼一回事?當天也是那瓶酒寄到他家的日子。

O’Farrell 說:「我不記得那通電話了,但是我承認星期二時,我說了讓人誤解的供詞,而最讓我沮喪的是,我今天看到了那張感謝信,我還是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

星期二 O’Farrell 還在跟 ICAC 的調查協助律師 Geoffrey Watson SC 開玩笑,吃大餐、輕鬆聊聊他健身的時段。但在星期三,O’Farrell 就低身下氣和 ICAC 道歉。

O’Farrell 說:「我很抱歉,我昨日給的證詞是不正確的,當時,在贏得勝利後,有一推事情蜂擁而上,政府很繁忙,很多人在那段時間寄了禮物和卡片給我。一堆卡片和禮物當然也有幾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