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大江南北的授課過程,每每課程結束後,客戶都很貼心的招待當地特色晚餐,席間大夥聊起台幹在大陸當地的生活.....

「三個月一次的返台,從上午六點開始算,回到台中已經晚上八點,換過七種交通工具回到家後,每次都累到不成人形。」
「我沒忘記台灣是我的根,但大陸北方已是我第二個家。」
「我不敢想像,那段兩岸沒有直航,還需要辛苦轉機的日子。」

保守估計,高頻率往返兩岸的商務客,或是長期在大陸工作的台幹與眷屬,高達150萬至200萬人,這些人似乎就像一群台灣非主流聲音的邊緣人,社經地位都不錯,但真的很難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需要什麼?

在內地轉機的旅途上

往返內陸班機時,「台語」也是周遭常聽到的語言之一,近四年觀察,台商在大陸機場顯得異常的低調與保守,已不復見以往的高調、闊綽,取而代之的則是大陸商務旅客的高談闊論與談笑風生。

大V與小V是台商客戶的HR主管與訓練承辦人,兩位連同我剛結束南方的課程後,火速要趕往北方,進行下一階段的三天課程。平時覺得我的行走步伐已經夠快了,以往都是一進機場大門,馬上看好班機資訊,找到航空櫃台後,速速完成劃位,以便從容登機。

但今天只見大V拖著兩個大皮箱,手裡拎著包包,後面跟著小V,一個超大皮箱,手上還有一綑我的巨幅海報。只有我最輕鬆,手上東西最少,但步行速度卻最慢,在後頭緊跟著這兩位月月往返大陸的女性工作者。

她們火速衝往航空公司櫃台,只見左側都被旅行團包圍,靈機一動又衝往等待人數較少的右側,立馬跟服務員交涉,要了靠飛機前方與走道的三個位置,還順便交涉了行李的件數與重量。我在一旁仔細端詳著,兩位媽媽的衝刺戰力,甚至在我之上。

步伐從容的走到登機口坐下後,我問了一個我很想問的愚蠢問題:「您們幹嘛這麼衝、這麼拚啊?」

小V連忙說:「還好啊,有很拚嗎?哈哈!」

大V:「在這裡,不拚不行啊,我都跟大陸人學的。」

此時的我已經滿頭大汗,她們還很氣定神閒地問我:「憲哥,要不要去喝杯咖啡?」

每次在培訓教室裡看到她們兩位HR,幾乎都可以跟每位陸幹與台幹有說有笑,這是我真心佩服她們的地方。她們的辛苦還不只如此,職業婦女的長期差旅,加上家庭、工作兩頭燒的身心煎熬,表面的樂觀豁達,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不想離鄉背井,卻不得不如此

大、小V其實是許多在大陸工作者的縮影,台灣的工作機會有限,薪資成長幅度也有限,不如到大陸賭一把。從早期的製造業,到近十年的服務業,連許多文創業的朋友都爭相到大陸發展,他們不是不知道兩岸局勢的變化,大家口中都是「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賭最後一把」的豪氣干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