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重拾,真滋味

近幾年,彷彿觸動某種開關一樣,連串黑心食品與添加物事件一樁接著一樁爆發,且還一路不斷持續,彷彿看不到盡頭一樣。

沈痾之深重與牽延範疇之寬廣,了解越多,越是令人意冷心灰。原本一直認定台灣著實美食寶島,原味本色與庶民家常性格,加之食材培育上的優異成就,使我們的料理擁有率直本真的動人風貌,然這種種,事實上卻早就蒙上一層揮之不去的化學添加物陰影。

回頭想想,這些景況其實一直存在,只因自己在飲食上的種種挑剔堅持習性,遂大多數都能趨吉避凶,因而盲目忽略了這逐年益發明顯的淪落。

是的,早從好多年前開始,我就對市面上越來越多食物盡可能敬而遠之:質地半透明、怎麼炒都不會斷裂的米粉,也是微微半透明、口感勁脆的蝦子,軟綿鬆垮肉味盡失的牛羊豬片,色澤清透光滑鮮亮、一碰便顫危危抖動著彈性絕佳的豆花和布丁,油氣四溢的各種街頭炸物,顏色豔麗的各種醃漬滷製品,香氣刺激質感古怪聞著看著便覺詭異的各種零嘴麵包飲品……

並非我有多講究健康養生,更不是毒物添加物專家,自始至終,只是出乎對「滋味」的執拗追求。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重拾,真滋味

「沒有味道?」這是我在初次嘗到這些食物之際,從舌蕾鼻翼到心頭油然升起的驚愕和困惑。──當然不是酸甜苦辣鹹這些表象上的五味,更不是銳利逼人的人工香精香料之氣,而是在重重調味調香下,照理應是美味之源的、食材的本來味道:米的味道、麥的味道、蝦的味道、黃豆的味道、蛋和牛奶的味道、肉的味道魚的味道蔬菜的味道水果的味道茶的咖啡的味道……

很奇異地,這些味道大多少了、淡了、甚至全數消逝或轉變了。還常伴隨著在舌面上口腔裡甚至身體間留下一股揮之不去的、刺刺的膩膩的黏黏的不愉快不舒服的餘味。 遂而明瞭,食品添加物的作用,破壞了、傷損了、甚至直接取代了仿冒了本來應該有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