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很多學生問我,學運時期的媒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那麼不客觀,甚至有意造假新聞。這是因為記者素質太差,還是媒體主事者所刻意製造出來的結果?

台灣新聞媒體的公正性早已飽受質疑,只是現在亂報那些學生「自己親眼可以看見」的事物,他們所獲的震撼較大。有些學生甚至已完全不看電視新聞,而這「有些」高達七成以上。

部份學生懷疑新聞傳播系的教育是否出了問題,導致記者素質太低,但也有許多學傳播的同學跳出來指那些亂搞的記者多數不是學傳播出身的。我認為把問題集中新聞記者的素質上,的確是有點太簡化了些。

就我個人的受訪經驗,這一年來我遇過的記者,素質都還蠻高的。和十幾年前我還在做政治公關時比起來,應該也差不多。有些現在的電子媒體記者,大腦還更清楚些。那為何還是會有一堆奇怪的新聞和刻意的走向呢?

因為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的定義大概有三百種,幾乎是一人一個調。我把意識形態定義為「一組系統性的價值觀,讓人得以解釋一切的社會與自然現象,並得以建構行動的目的與選擇行為手段。」像你早餐吃美而美而不是湯麵,就是意識形態的影響,你的意識形態告訴你早餐「就應該是那樣」。

你所看到的奇怪新聞,都來自於強大的意識形態。這些記者、編輯、老闆的意識形態過強,雖然他們或許以為自己在做中立、客觀的新聞,但其成果只不過是特定意識形態的展現。

當然,我們無法說某某新聞就一定是某種意識形態,比如說「統派」意識形態、「大中國」意識形態(這兩者又有點不同)。多數的新聞「產品」(或「文本」)都包括了好幾種意識形態的根源。

因為個人意識形態通常有三種來源:「個人生命歷程」,「目前所在環境背景」,以及「主要日常活動」。記者有其自身的出生到長大的生命經歷,會傾向某種意識形態(比如說客家人),而他所在的媒體集團,又有其意識形態(統派電視台),加上他採訪的現場,也會存在著特定的意識形態(年輕人的次文化)。三者交匯、拉扯、碰撞,就產生你所看到的意識形態產品:奇怪的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