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往往是被羞辱和傷害餵大的

甲骨文台灣區前總經理李紹唐說:「被罵是一種能力。」是的,不管你想不想接受,現實的職場環境就是如此。

以前在廣告公司工作時,有位製作公司老闆曾告訴我,他剛入行時,是從製片助理開始做起的,前兩年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訂便當和指揮交通,或是騎機車當人肉快遞。

這對製片工作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大家都是這樣從打雜訓練起的。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震撼教育,他說那次工作是要拍攝一支威士忌廣告影片,擔任導演的是某位國際知名大導演。

當場景燈光與攝影機準備就緒時,導演一聲令下,要他把水晶酒杯送上來。

沒想到他一放下酒杯,就被導演破口飆罵了近十分鐘,現場幾十個人沒人敢出聲,他自己則覺得丟臉到想挖洞自埋。

被辱罵完後他才明白,因為自己一時疏忽,沒戴手套就直接拿起擦到晶亮的酒杯,透明酒杯沾滿他的指紋,美術人員只好重新準備道具。

導演認為,由於他的低級錯誤,浪費了團隊人員的時間,才不管他是不是新人上陣,就當眾「問候他的媽媽」。

我這位當時還是製片助理的朋友,覺得自己被羞辱了,氣到發抖又不敢回嘴,因而得了內傷。

事後,製片經理安慰他,人不會因為被羞辱而變得更差,也不會因為被稱讚而變得更好,重點是,要誠實檢討自己的不足,爭取不被罵的資格。

經過這次教訓,他開始想到要「爭取不被罵的資格」,漸漸讓自己表現又往上提升一級,可以開始負責一些排程、調度等較重要的工作,這是受辱時的他所看不到的結果。

的確,不管是被罵對還是被錯罵,都要學會把這種被「壓落底」的壓力,轉為向上的動力。這種轉念,就像是旋轉門,轉過去,就能進入另一個更高規格的殿堂。

我同事聽我講完這個故事後,也跟我分享了他的經驗。

他說在前公司時,有一個業界知名難搞的客戶,已經換過很多業務窗口了,但客戶都不滿意,最後輪到我同事接手。

某次簡報會議,客戶大人還是不滿意,不但以言語人身攻擊,把之前累積的不滿宣洩在他身上,更把企畫案丟在地上,要我同事認錯道歉。

我同事說,他可以為了無法給客戶滿意的服務道歉,但是客戶把企畫案丟到地上,他實在無法接受,覺得這是人格傷害,當場很想翻桌甩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