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於經濟成長的「性質」這一爭論,進入了新的階段,「什麼將決定未來經濟進步」的討論框架也慢慢開始變化。

第一個問題是關於未來經濟成長潛在速度,這一問題造成經濟學家之間的嚴重分歧。比如,西北大學的羅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認為,從中期看,美國經濟年人均成長達到0.5%就要謝天謝地了。另一些人——其中最認真的大概是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對新興經濟體深感悲觀。許多大牌分析家的共同假設是:技術進步將會減速。

另一邊是「新科技派」,他們認為我們正站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門口,這次工業革命的特徵是真正的「智能機器」,它們將成為中低技能勞動力的近乎完美的替代品。這些「機器人」(其中一些以軟體的面目出現)也可稱為「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拜3D列印所賜,它們將在能源效率、交通(如自動駕駛汽車)、醫療和個性化大生產等領域極大地提高生產率。

第二個問題是收入分配。在最近出版的暢銷書中,托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指出,基本經濟力正在讓利潤佔總收入的比例持久性地提高,資本回報率將持續高於經濟成長率。此外,許多人觀察到,如果資本能夠日益替代高技能勞動力之外的一切,而教育體系需要經過長期調整才能大規模提供新技能,那麼高技能和其他所有工種工資之間的巨大差異將導致不平等性惡化。

或許十年後美國經濟將是這樣的:頂層5%——大資本所有者、高技能工資工人、贏家通吃的全球領先者——拿走50%的國民收入(今天的比例已接近40% )。儘管國家間環境仍然大不相同,但基本經濟趨勢是全球性的。這些趨勢在政治上能夠用永續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