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節目?

「你看,那個襯衫已經開到這裡來了,領口超低,引人遐想」。

沒錯,這是「新聞龍捲風」節目在太陽花學運期間,主持人和名嘴,對參與學運的女性,拿出放大的照片品頭論足、嘲諷有加時所作的評論。此等言論引發大眾的不滿,認為嚴重物化女性,據報載,就有高達六千多位民眾向NCC提出檢舉,NCC日前亦不負民意,對該節目所屬新聞台做出50萬元的裁罰,而主持人和該名嘴,無論是不是出於心甘情願,也在節目當中鞠躬致歉

經由性別的攻擊手段

德國的性別平等主義者愛麗絲史瓦澤(Alice Schwarzer)曾說,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係,「千年以來一直是一種權力關係」。而所有的權力關係,之所以能夠運作和維持,都有著專制的恐怖統治,使受壓迫者感到恐懼,也知道反抗的代價是什麼。

雖然,性別的權力關係,受害者也可能是男性,但不可否認的,一直以來,女性較男性容易成為此等關係下的受害者。對於女人而言,此種權力關係所意味的就是,每位女性都可能是性暴力底下的受害者,或根本就是個受害者。

史瓦澤指出,即使在民族和種族之間,甚至性別的利害衝突當中,都會發生了槍殺或炸死等等喪失生命的情形,但就女性遭受性侵害而喪失生命這件事,會使女人感到,原來女人「……是人們不僅可以使之變得愚蠢、可以撫摸騷擾和強暴的對象,同時也是人們可以摧毀和支解的對象……」[註]。

本來,無論是贊成服貿或反對服貿,或說是反對黑箱服貿,甚至對於學運的正負面評價,站在不同的立場,本來就有各自的想法與利益,需要權衡及捍衛,所以各種討論或是觀點,在公共論域當中,都可以作為理性討論的議題,甚或和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之間發生論戰,都不讓人感到意外。

不過,令人遺憾的是,當中因為認同而參與學運的女性,因被攝影師拍下照片,她們的外在和身體,可悲的被以一個低劣而廉價的方式,丟到這個論域中,被新聞節目主持人和名嘴,以誇張語調與肢體動作在媒體放送,一夕之間迫使該名女性變成了全國皆知「打扮火辣」的學運份子,暗諷影射年輕人至立法院參與學運,不過是尋歡玩樂,進而操弄、「抹黃」學運,而被棄於理性討論之外。

或許此種言語上的「意淫」,僅被當作輕佻之語,並未如性暴力攻擊甚至喪失性命那樣的例子來的嚴重。但透過性別上的權力關係,將女性做為「撫摸、騷擾」等之對象而瓦解,就此而言,本質上仍是史瓦澤所說的,是「人們可以摧毀和支解的對象」,進而被利用作為攻擊學運的手段罷了。

權力關係之所以能夠運作,正因受壓迫者對其容忍,而起來反抗者,雖會面對反抗的代價,但卻能阻止迫害者進一步的行動。此次社會輿論發出正義之聲,無論50萬元的裁罰是重是輕,主管機關NCC至少也令人肯定的迅速做出裁決。這不會是最後一個案子,而導正這樣壓迫者與受壓迫者的關係,是待社會不分性別的共同努力。

[註]:本文有關愛麗絲史瓦澤的言論,係由其著作《So Sehe Ich Das!》當中「父權社會中的蓋世太保」一節而來。該書中文譯為《女性的屈辱與勳章》,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

作者簡介_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非法之境」臉書

「非法之境」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