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董事會每位董事幾乎都擁有至少一個電機或資訊工程學位,或者擁有博士學位。其中有史丹佛大學的John Hennessy及前普林斯頓的Shirley Tilghman兩位大學校長兼知名學者,還有美國國家工程學院和其他著名機構的幾位院士。對Google而言,技術專家坐鎮高層自有其好處。

但Google在提拔具有科技實力的高層方面,卻算是不太尋常的企業巨頭。在矽谷以外,鮮有企業高層掌握本企業產品領域的技術專長,美國董事會幾乎成了以哈佛為首的MBA的天下,而其他發達國家(可能除德國以外)似乎相比科技人才更願意聘用專業經理人。

讓知識型員工任專業領導、讓科學家進入董事會似乎不太尋常。人們曾認為知識密集型機構沒有太大必要設置領導,因為人們曾普遍認為,對專家來說,追求利潤成長和成本目標,他們更看重學術滿足感。

這種觀念上的差異在社會眾多領域顯而易見,尤其是在英美兩國醫院,掌握大量知識的執業醫生與管理者分開工作。醫生曾經是醫院的管理者,但今天只有5%的美國醫院由醫生出任首席執行官,而管理英國醫院的醫生則更是少之又少。現代人常說「醫學問題就留給醫生去操心,而職業經理人則應當在組織中擔任領導角色。」

但這種理解是個錯誤。研究表明讓美國醫院由聲譽卓著的醫生管理,而不是專門管理人員,會提高效率的可能性更高。此外還有證據表明如果董事會管理者接受過臨床培訓,那麼醫院總體業績更好、死亡率也更低。

其他領域的發現也十分類似。比方說,我所做的研究表明,全世界最好的大學可能是由出色的學者領導,而他們的績效往往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提高。部門一級的分析數據也支持這種觀點。打個比方,如果某大學經濟系主任的研究成果被廣泛引用,那麼該系的績效相應也會更為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