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社會議題的衝突越升越高,有人說我們社會趨向於兩極分裂。

就我看,現況也只是學運方和警方、府方一直衝突,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全面性對抗。學生可以弄出幾十萬人,而另一方弄不太出來什麼人,對抗力度不均。

真正的對立分裂,是要像泰國那種,紅黃兩色各幾萬人,在街道上大戰。台灣這邊,挺府院的民間力量實在低到破表。

我想府院方應該也希望能有幾十萬人站出來挺他們,但現實上的西瓜靠大邊效應,以及下述的五點理由,讓他們的支持者從現實世界中消失了,只剩網路意見發聲。但網路講講其實沒有用,學運方早就發現要站出來鬧才有用。過去的「萬人響應一人到場」魔咒,學運方已成功破除,但在「挺府院方」卻非常嚴重。

挺府院的百姓不站出來,理由大致如下:
1. 不想造成政府方面的困擾。人多就要警力維持,警察已經夠忙了。
2. 政府的行政機器所產出的力量已足以代表自身的意見。
3. 愛好和平,不想起衝突。

這是表面的裡由,還有其他的隱藏原因:
4. 沒有能一呼百應的民間領導中樞。別忘了紅衫軍還是找施明德這種外人領導。
5. 沒有錢可以領,就不想出來挺政府。學運會有一般百姓掏錢,國民黨相關的活動,就算百姓再怎麼挺,也覺得應該是國民黨掏錢。

不管理由是否合理或太過現實,其共通結果就是沒人站出來。許多挺府院派認為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只是不出來表達意見。我想,這些「沉默者」就算不是真的多數,至少也有個三成人口吧,但他們若不具體反應,就等於是「零」。

他們其實是「沉默的零」,在政治上等於不存在。這種退縮態度造成政爭力道上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