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和新娘舉杯對全場的賓客敬酒,宴會廳裡面每個人也都起身舉杯祝福這對新人永浴愛河。之後,我們全部坐下,在這個週六晚上繼續聊著彼此的近況。今晚跟我同桌的許多朋友都是老同學,很多人我已經好幾年沒見到了。我們真的來到人生中已不再是孩子的階段了;不能否認或迴避的事實是,在經過多年後,老朋友之間最常重聚的理由就是某個人的婚禮。

坐在我對面的不算是同學也不在我本來的朋友圈中,而是我之前因為工作而認識的人。幾分鐘後,當許多人起身去別桌跟朋友打招呼時,我走了過去。

她跟我大約同年,而我對她很有印象,因為在過去工作的這些年中,她毫無疑問是我遇過最聰明、最有組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之一。她的回覆總是很迅速、思緒清晰、跟她共事非常棒,不管是各自代表不同的公司討論一個新的專案,或是談判新的交易。我很好奇她過去一年過得如何。

我們笑了笑,很快地更新了一下彼此的近況。突然有個很大很吵雜的聲音從會場對面那邊傳來,我們都轉頭看向那個方向:新郎新娘開始逐桌敬酒,他們從遠離我們的會場角落開始敬起。所有目光都看向那個方向,因為那邊一直有歡呼和叫聲傳出,我們這側則顯得相對空蕩和安靜。

她看著他們的時間稍微長一點,目光滯留在那,表情突然一變,之前禮貌的笑容明顯變小。

「我6個月前剛滿30歲,而我跟男朋友在2個月前剛剛分手......」

我很努力地回想,印象中如果沒記錯的話,她的男朋友比她大幾歲,正要從日本念完醫學博士。我見過他幾次,非常好且有禮的人;他們看起來像是一對幸福的情侶。

「人生很奇怪,有時候很諷刺。我從來不是那種過度專注在工作事業上,然後某天突然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年過30依然孤獨單身的人,我對此總是非常小心。從我高中開始,每次在家族聚會或是春節,我就看著奶奶或是姑姑、叔伯們八卦著討論哪些堂姊妹或是鄰居的女兒現在32或34歲,依然單身,常常是一邊搖頭,然後語氣中帶著不以為然。我總是記得很清楚,所以我一直在心理惦記著,不要讓自己有天處在那個位置。我不想成為每個人都在秘密討論,好像是一個失敗物品的人,不管那個人的真實感受和前因後果。

我在27歲的時候開始跟之前那個男友交往。他那時候30歲,我們兩個人開始之前都知道這段感情會是很認真的,希望能夠有好的結果。我以為我已經早早做好準備,有自覺,並能避免那種許多我這個年紀的女生都會恐懼的命運。但最終,即便我們交往了超過3年,我們還是無法否認:我們個性中就是有某些部分不合,而如果我們繼續下去,最終一定會造成更重的傷害,分手是很自然的結果,不管我們已經幾歲了。有時候你就是無法強迫這些事情;這不是任何人的錯。

幾週前有個家族聚會,我突然發現我坐在一個過去12年來極力避免的位置上;親戚們開始問我為什麼還單身,已經30歲了還沒有男朋友,為什麼我不想要結婚,而我的父母全場保持安靜。再次,那種感覺又浮現:他們根本不在乎為什麼我們分手,我們個性真的不合,分手其實對彼此都好,而是從一個傳統的家庭或社會觀點,不管我之前念多好的學校、成績多好,不管我多努力追求一個成功有意義的職場生涯,而不管我是否是個好人,突然之間這些都不重要了;在許多人的眼中,我只是另外一個年過30的女生,『不想要結婚』,而突然被貼上奇怪或是失敗的標籤,而我做為一位女性的價值完全建立在是否有人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