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主力部隊離開議場,太陽花學運將從陣地固守戰轉變成野戰,會有什麼樣的發展,我實在無能預測。但望向過去的二十幾天,我認為有許多現象值得剛成年、才進入社會實踐的同學們參考。

你們不該只是去現場坐一坐,吃便當而已,也不該只是在網路上嘴炮助陣。你們可以仔細觀察、反省,並從中學到許多,這將遠比花同樣的時間蹲在學校裡學那些「什麼時候都可以學」的東西要有益。

一、媒體的重要性

網路媒體在這次事件中的地位太重要了。FB上懶人包與動員令的高速傳遞,PTT的即時訊息交換,是學運之所以能誕生的主力推手。

除了瞭解它們的威力,你也要瞭解到,如果這兩類媒介一旦被斷絕,會對言論自由造成多嚴重的傷害。相對來講,誰掌握了這兩個媒體,就會成為新的霸權,成為潛在、隱形的影響者。像FB選擇推送什麼訊息到你面前的運算機制,早已主宰許多商業數位資訊提供者的生死,你可以特別留意其之後的發展。FB會繼續走它的開放之路,或是會成為新的意識形態控制機器?

另外,獨媒的全力相挺,也是非常重要的助力,甚至統媒的全力抹黑,也是學運之所以「旺」起來的原因。老人會蠢蠢的相信這些獨媒或統媒的資訊,但我發現絕大多數的同學並不會,他們能獨立思考,解構這些文本中隱含的想法。

他們會因為統媒的造假、抹黑而感到憤怒,越發確認自己的行為更是正確的、正義的,他們也不會被獨媒一捧就飛起來,而會在意這些支持訊息是否能真的傳達給外在的受眾。

部份媒體在「紙本」與「數位」出版上的立場差異也值得觀察:紙本給老人看、數位是給年輕人看的,所以紙本反學運,數位版反服貿。這種利益太過巨大,導致社方就算有特定立場,也不得不向市場屈服。是否這能夠解釋在「後服貿」的時代,台灣仍能保有出版自由?大家可以思考看看。

二、政府之惡

政府在這次學運中一連串的失當舉措,讓大家看出政治的腐敗、空洞與簡單性。過去同學們都覺得政治很難、很專業、很老人,但這次自己居然能親手「造成政府很大的困擾」。

同學們可以在事件中看出立法部門的無能。過去大家只是在新聞上看看,但這次可以親自貼近、影響立法流程,許多人因此看出藍委的問題,包括完全不理會學生、只為特定利益集團服務,不敢面對事實,以及鏡頭前囂張,鏡頭外「淑娜」的特質。綠委也面臨另一類的困境,他們的領導中樞失能,無法有具體、快速的作為,常淪於學生出入的保鑣,無法發揮。雖然在最後幾天在擋委員會的門有派上點作用,但其效果和幾十個同學所能達成者差不多。

行政部門的惡更是鮮明。一再無視學生的要求(點雞腿飯你一直給排骨飯),惡意扭曲學生立場(指稱學生態度一直轉變),加上對於警方暴力的無視,要求宣傳機構與媒體對學運行動抹黑等等,這些同學都看在眼裡,大家很清楚,我不需多講。

但你們還是該注意一些「老人們」比較會在意的事。魏揚被逮,很快就被隨便聲請羈押,但也很快就被法院打槍。因為聲請羈押的是法務部下的地檢署,是會受到行政權影響的單位。他們送了一堆大便證據去法院,當然會被「最近常不鳥馬英九」的地院打槍。

為什麼他們會「明知故送」的送大便證據去?是受到誰的壓力?在行政院被爆頭的百姓那麼多,證據那麼明顯,為什麼查了兩週都還是查不出來?許多法學專長的老師已經在關心這事了,同學們不妨也注意一下。你看得越多,瞭解得越深刻,就越會肯定府方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