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輕時喜歡看小說,但過去十年看得很少,因為沒有時間。這兩年,我開始選擇性地接觸一些奇幻文學,希望能暫時逃離現實,不過我沒有料到它竟會把我帶回現實。

蘇珊·柯林斯的「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三部曲是美國近年來最受矚目的作品,前二部「飢餓遊戲」和「星火燎原」已被拍成電影,第三部「自由幻夢」今年下半年會上演,不論書或電影都大賣。

這套書描述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世界。大毀滅之後,重生的國度,科技和權力掌握在都城獨裁者手上。為了控制人民,每年要從十二個行政區選24名少男少女,進入電視實況轉播的競技場,互相獵殺,只有一人能存活。

故事中的英雄是青少年,但這不只是一個冒險故事,它還包括了政治、權力、抗爭以及活生生的現場媒體操縱。從許多角度來看,它都像極了現在天天上演的服貿劇,唯一的差別是角色錯位:在2014年的台灣,青少年不是書中的獵物,他們是獵人,主宰故事情節的演變,人民則是演員,隨波起舞。

第一部裡青少年還是都城體制壓迫下的受害者,但女主角很快就顛覆遊戲規則,掌握了主控權,煽動人民的情緒,她自己則成為第二部中反抗軍的象徵、燃燒的火鳥。

在第三部中,都城被推翻了,但反抗軍一樣墮落,女主角不過只是被利用的一顆棋子,隨著政治和權謀沈浮。「This is a game,但這世上還有比它更糟糕的遊戲。」

不管是贊成或反對,目前對服貿的爭論已陷入瓶頸,雙方各有各的道理,但一直跳針,沒有新的思考方向。

反服貿基本目的是反中,而手段則是防堵,不讓中國進來,也不讓台灣去大陸。我們應探討的是,這樣做是否有效?

李登輝在1996年提出了「戒急用忍」政策,希望降低台商赴大陸投資的速度。一開始尚有一點效果,但隨即失效,大量台商前仆後繼前進大陸,甚至用個人名義投資以規避法律。

由於大陸勞力充沛、成本低,正好給當時需要提升製造競爭力的台商一個機會。政府並不鼓勵,但阻擋不了這個趨勢。

在高科技行業,政府阻止了赴中國投資,但台灣產業的競爭力並未因此而提升。該開放而未開放,反而把市場拱手讓人。

當時政府的「兩兆雙星」政策,現在看來一敗塗地。其中DRAM產業已完全滅亡,虧損上千億,但值得慶幸的是晶圓代工創造出一家世界級的公司台積電。大陸至今仍無法發展晶圓代工,中芯半導體雖挖角台積電人才最後仍失敗。

另一個兆元行業TFT-LCD面板也嚴格限制赴陸投資。友達已放棄在大陸興建八代廠,台灣面板業總負債3,000億,成為名符其實的「慘業」。反觀大陸三大業者自去年開始賺錢,每家技術都追上甚至超越台灣,同時大量挖角台灣人才。

教訓是什麼?在全球化的環境下,你很難限制資金和人才的流動,有時候反而會害到自己。我們真正該做的是像台積電持續在台灣投資創新和研發,發展「總部經濟」,和全球競爭,但不需限制投資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