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地的早晨是很熱鬧的,小孩們都迫不及待的起床,並自動的組成了"春日部防衛隊"到處探險及搗蛋,早起的父母們,也忙著準備早餐,在一陣鍋碗鏗鏘聲後,到處么喝著小孩回帳補充戰力的聲音,也開始此起彼落。

遊露民族一天的生活,也就熱鬧的開始了.

孩子在營地長大,他們的記憶中,自然的也深印著許多營地生活的經驗,搭著帳篷在野地隨著季節變化的生活,和旅居民宿是有著很多的不同,在野外的生活,我們要時時注意到天氣的變化,或晴或雨,或暑或寒,在城市長大的小孩,如果經常有這樣的一個親近大地的機會,我相信孩子是會有感覺的。

找不到地方上自然課?帶孩子去露營

記得有一年的夏天,眾友聚露,三十幾部車,載著家,從32度炙熱的南台灣,開往台灣標高最高,海拔2574公尺的福壽山農場營地,經驗告訴我們,縱使盛夏上山,也必須準備好禦寒的裝備,山中的氣候捉摸不定,一場雨便可讓周遭的氣溫降至如嚴冬來臨。

晚餐時間,家戶正忙,幾陣凜冽的山風吹的帳篷砰砰作響,星隱月掩,山口的冷風正準備肆虐,盞盞營燈在山谷間不安的晃動著,人類的本能讓我們感覺到這不安的山林正要開始躁動,幾陣短暫的寂寥,忽然間,慌張的雨,開始啐步的從遠方黑漆的森林躁動過來,如集結的大軍,快急壓踩著乾枯的松枝撲來,躁動的山林終於沉靜不住,雨水開始打響帳篷,迎來了第一陣刺骨的冷冽,還不及抬頭,滂沱的大雨轟然的從漆黑的夜空直灌到海拔2574公尺的營地,措手不及的人,宣洩不及的雨水,流竄在帳篷間,持續的風寒雨狂,使得山間的氣溫驟降到八度,這突如其來的氣候變化,考驗著裝備及全家的耐力。

二小時的肆虐,雨乍然停止,天地回歸寧靜,驟雨洗滌後的夜空,異常的明朗乾淨,大家走出帳下,抬頭已是滿天星光,東南方的夜空,磅礡的的夏季銀河正壯闊的橫過天際,震撼了我們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