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工作而言,人類有5種核心能力:
1、用大肌肉群移動物品
2、用小肌肉群精巧的操縱物品
3、用我們的手、嘴、腦、眼和耳確保過程和程序按照應有的方向發展
4、參與社會互惠和談判,讓所有人都向同一方向前進。
5、構想可以做的新東西——創造必須、方便和奢侈性效果的活動。

前2個選項構成了我們通常稱為「藍領」的工作:後3個選項的大部分屬於我們通常認為的「白領」。

工業革命後,蒸汽機發電、冶金工程製造機器極大地降低了對人類肌肉和手指的需要,但也大大增加了人類眼耳腦手嘴的循環,不管是在藍領崗位還是在白領崗位。

隨著時間的推移,機器的實際價格不斷下降。但維持機器合理運轉的控制環路的實際價格沒有下降,因為每一個控制環路都需要人腦,而人腦需要15年的成長、教育和開發過程。

不過,在今日許多技術進步的目的,(的確)是為了要讓更多的機器,取代藍領和白領的工作。

當自動紡織機取代了紡織工人,就可能降低了紡織工人的工資,畢竟產量的擴張不可能大到足以讓失業的紡織機工人重新找到工作,比方去當一個印刷機操作工人或地毯銷售員。

但其實,正確的答案是「可以的」。

一個世紀前,法國重農學派的魁奈、杜爾哥和孔多賽,他們沒有看到受僱於農業部門的法國勞動力可能會下降到50%以下而不引起社會動盪。畢竟,對製造品、奴僕和農民的需求,是要看貴族有多少需求而定。所以當農民不再被需要,反映到社會上就是貧窮和乞討增加了。

馬克思和重農學派沒有想到,在我們不再需要雇用60%的勞動力從事農活、再僱用20%的勞動力用於操作紗輪、織機和駕駛馬車時,我們可以做出如此多高價的東西。如今,樂觀的觀點是,過於富裕的富人將繼續想出各種東西讓普羅大眾去做,從而讓他們自己的生活更加舒適和奢侈,富人的才智將比窮人所提供的勞動力增長得更快,從而讓窮人變為中產階級。

但是,由於治理和控制技術的快速發展,悲觀觀點也應該引起注意。在悲觀情形中,選項3的內容將不會受到人工智能的大影響,並且繼續無聊透頂,而選項4——參與社會互惠和談判——將仍然受限。歡迎來到將我們大部分人鎖定在桌子和電腦前的虛擬血汗工廠經濟,讓我們成為無數永遠的無用亞馬遜土耳其機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直到永遠。

布拉德福德·德隆(J. Bradford DeLong)是前美國財政部長助理,現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教授,國民經濟研究局副研究員。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大師開講」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