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戶:「我們需要畫七條紅線,彼此互相垂直,兩條用紅色的墨水畫,兩條用綠色的墨水,剩下三條用透明的墨水畫。」
業務:「沒問題,我今天帶了專案經理與他的團隊。」
專案經理:「這位是我們的畫紅線專家 Anderson。」
Anderson:「抱歉,一般用綠墨水是無法畫出紅線的,除非你的 TA 是色盲。而要讓七條紅線互相垂直更是完全不可能做到。」
專案經理:「怎麼可能不行,Anderson 你是專家耶。」
業務:「是啊,客戶的需求非常明確,你們把它畫出來就是了。」
Anderson:「#*$#&#@*」
客戶設計專員:「對了,其中一條線需要是喵咪的形狀。」
Anderson:「我只會畫線,不會畫貓。」
客戶:「不是貓,是喵咪。」
Anderson:「#*$#&#@*」
客戶設計專員:「我們還需要你幫忙吹一顆紅色的氣球。」
Anderson:「為什麼我需要吹氣球???」
客戶設計專員:「因為它是紅色的。」
業務:「Anderson,反正他們會出旅費,你飛一趟幫他們把氣球吹好就是了。」
Anderson:「#*$#&#@*」
業務:「很好,今天的會議非常有效率,讓我們開始工作吧!」

這是昨天 YouTube 上流傳的1支影片 The Expert 中的劇情,當然不一定是紅線與綠墨水,但這麼雞同鴨講的專案會議你一定參與過不少。

這些會議都有1個共同點,就是需求方完全不了解執行面的種種限制,而執行方也完全不了解需求方真正想達成的目的,中間再加上1個只想趕快成交的業務 (或是1個超級忙碌不管細節的老闆),結論就會變成1個根本無法被落實的專案。

這就是為什麼在很多公司,本來應該緊密合作的行銷與研發,卻往往是對立的。如果你問行銷,他們會抱怨研發什麼都說做不到。如果你問研發,他們會說行銷總是異想天開。

當然商業模式成熟,具有規模經濟優勢的大公司,是可以忍受這樣的內部對立與效率損耗的。但身為資源匱乏的新創公司,你沒辦法負擔內部有這樣的對立。

改善的方法有兩個:第1,創辦人必須要既懂市場又懂技術。第2,創造一個結構,讓行銷越來越了解技術,也讓研發越來越了解市場,久而久之,他們需要你當橋樑的機會就會減少。

創業不只是在改善市場真實存在的問題,在營運上也要積極突破窠臼,才能在時間與資本的重重限制下,有機會打敗高聳站立的巨人們。

─本文獲「MR. JAMIE」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