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會游泳開始,到2014 年的ASP 世界排名第13。她不是天才選手,每一筆積分都是苦練而來。跟著Tim Mei 的浪板,一窺浪頭上的世界吧。

什麼? 妳世界排名13, 可是不會游泳!」冬日的墾丁佳樂水,我在「簡單生活」民宿的大草坪上,迎著海風,拉高了聲調。

Tim Mei(音似廷妹),本名周玟玲,之所以自稱Tim Mei,是因為她是跟隨著大哥Tim本名周衍廷)的腳步進入衝浪的世界。即便國際賽事必須使用本名,包括Tim在內,許多人勸她別再自稱Tim Mei 了,但她就是想讓全世界知道,她是廷的妹妹。十多年前,台灣衝浪文化才剛被導入,Tim是墾丁教衝浪的先鋒,至今依舊人人尊敬。17 歲那年冬天,她看了《碧海嬌娃》(Blue Crush)後, 突然想學衝浪, 便央求Tim帶她下海。現在回想起來,當初真是傻妞一個。不懂裝備,不會游泳,甚至連漂浮都做不到,只因為哥哥說:「衝浪板就是一塊大浮板,阿妳是在怕什麼?」就傻傻地跟著下海了。

「那一道浪,改變了我的一生。」她的思緒飄回了2007 年冬天。

「我當然沒有站起來,是Tim推我一把才抓到那道浪的。」她笑道,「我雙手緊緊抓著板子,感受著浪把我往前推的力量。那一瞬間,時間似乎靜止了,眼前一切都像 慢動作般。我的身心靈,也得以解放。」

當年的她只有17 歲,說「心靈解放」或許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但若追溯她的成長背景也就不難理解。上有兩個哥哥與一個姊姊,她是家中最小最會念書的寶貝妹妹。鄉下的傳統家庭期許她能多念點書,當個老師,找個好人家嫁做人婦,穩穩當當地過一生。她從未質疑這樣的期許,五專去屏東住校念書,二技就讀高雄文藻學院,一步一步從未質疑過,也未曾有太大的壓力存在。她曾經是個白白淨淨的女孩兒,跟一般的高中生一樣,放學騎機車逛旗津夜市吃大碗冰,討論著哪個髮飾比較襯衣服。雖然從小住海邊而且不怕水,但她不會游泳也不愛大自然,直到那道浪,喚醒了她的本能。

堅持,只為了再次體會浪頭

「我開始⋯⋯有空就往海邊跑,」她試著找出合適的表達,「只是想要再次體會那 種⋯⋯被海浪推著走的感覺。」那時的她,只知道海浪是解放她的源頭,還不知道大自然的可怕,以及這樣的決定即將顛覆她的世界。

衝浪時如果沒有成功抓到浪,下場不是被海浪蓋過去,就是被吸到海底。第一次被「吸」下去時,把她嚇得魂都快飛了。「海浪就像是洗衣機一樣,把你捲入海底,你不知道那水有多深,也分不清楚上下左右。」幸好哥哥人在附近,「我一浮上來就緊緊圈住我哥的脖子,他一直大叫『妳放輕鬆放輕鬆,哞爛矮係驟會!(我們兩個會死在一起)』。」這一次經歷,嚇得她足足兩個月不敢下水。Tim也不逼她,只要她在淺灘練習基本動作,等她再次準備好。「我從學划水到站起來,再到自己追浪下浪不用哥哥推,學超過一年。」一年?墾丁大街的教練不是都標榜三小時就可以學會的嗎?

「對呀,我運動細胞很差,學東西又慢,幸好我哥很有耐心。」念書時練標槍的Tim雖然有耐心,但也把Tim Mei 當作選手一樣在操練。不過⋯⋯操了一年多才會站?

「就跟你說我運動細胞很差嘛!」現在這些話聽來都像在憶當年,但也可以想像還不成氣候的當年,內心有多挫折。

直到參加正式比賽後,Tim Mei 才發現「參加衝浪比賽」跟「衝浪」根本是兩碼事。「比賽規定繁瑣,再加上時間限制,我一下水就慌了手腳,看到浪根本亂追一通, 」她笑道,「而且還沒站起來就出局了。」

一次又一次的慘敗經驗,讓她及周遭的人都認清了她的選手特質,也知道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不斷地繳交報名費去現場當砲灰。唯有熟悉比賽的臨場感,才有辦法克服緊張。

「開始參加比賽後,我就不敢吊兒郎當了。」Tim Mei 回憶,以前走到哪裡都有哥哥罩著的她,根本沒人敢欺負。現在就不同了,「Tim Mei 也不怎麼樣,有Tim教也沒多厲害嘛」這種話會不小心傳進她的耳朵。生氣,沮喪,卻也是鬥志的來源。「你的一舉一動大家都會看在眼裡。再加上,我不能丟哥哥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