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失落了情感連結 ──找回感受力,允許情感表達

支持與理解,從自己開始 ──習慣壓抑的詠欣

詠欣生活在一個氣氛嚴肅與冷漠的家庭中。父親是高階公務人員,平常對待孩子的口氣與方式許多時候就是公事公辦。詠欣印象中,和父親的對話沒有幾次,不是因為母親說要向父親報告成績,就是母親和父親冷戰,要代替母親傳達一些「口諭」給父親,除此之外,和父親之間就沒有什麼話題了。

詠欣的母親是銀行的行員,前幾年提早退休了,說是職場環境讓人越來越累,不想要再沾染一些不必要的嘔氣。其實詠欣也不是很懂母親到底在單位中發生什麼事。在他們家庭中,每個人的生活經驗是很少表達與分享的。他們家總是安靜無聲。

詠欣想不起來究竟是自己個性本來就這麼安靜,還是後來被訓練或被管教成什麼想法都不表達,也不要去分享情緒。就是有一種莫名其妙就知道說了也沒用,多說搞不好又要被數落或說教的念頭。

不知不覺中,她好像真的也感覺不到什麼。從求學過程,到後來交男朋友了,她總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覺得很難表達自己,也很難讓別人懂自己。她其實很渴望和男友之間有更多的談心,更多情感靠近的感覺。但不知怎麼的,她越來越覺得男友和父母也好像,總是不怎麼想聽她說話,不是沒有正眼看她,不然就是一聽她說話,就開始講自己的意見與看法。

詠欣逐漸感受到內心的空洞與不開心。雖然表面上她的生活無風也無雨,沒有挫折也沒有什麼打擊,好像一切都擁有也算平順,但內心始終有股沉悶感受說不出來,沉積在心頭上,也不知道向誰傾訴。她不清楚自己哪裡不對勁,但就是感覺不到快樂,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有時候,她甚至想,其實身邊的人,有她存在或沒有她存在,或許一點差別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