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於觀察與隱匿自己的劉振祥就像是獵豹,每當發動攻勢(按下快門)都是那麼快、狠、準!無論是早期上街頭捕捉社會運動、或長期拍攝的雲門舞者,甚至是記錄最愛的寶貝兒子撰撰,在他鏡頭下都變成一幅幅有溫度的故事。

彷彿不存在的旁觀者

趕在約定時間來到位於敦南誠品附近的工作室,我看到的是正在門口等候,並展現親切笑容的劉振祥。在簡單寒暄後,面對眼前這位待人謙虛有禮,但舉手投足與談吐間又充滿自信的前輩,我早己擬訂好許多問題待他為我解惑。和多數人一樣,是從一張張精彩的雲門舞集和社會運動影像開始認識劉振祥,且從其作品中感受到的沉穩、內斂、精準、熱情,都是我對他的即有印象,但當有天翻閱他和太太古碧玲共同著作的「家庭相簿」一書時,卻發現裡頭每張照片都不同於紀實工作所拍攝的影像般,有種重擊心靈的震撼與壓迫感,取而代之的反而是親情之愛,還有一股在相片裡流動的溫柔。對在不惑之年得子的劉振祥來說,當生命中多了「親子」這個題材後,其實拍攝心態和面對工作時並沒有什麼太大不同,反倒是因為長期從事紀實攝影的關係,讓他早以養成從旁觀察的直覺反應,然後靜待按下快門時機的到來,這點從「家庭相簿」中的作品即可得到驗證。「其實我很少介入,甚至去干涉我要拍攝的對象,包括拍攝撰撰也是。因為對我來說,無論是工作或是家庭記錄,都是屬於紀實攝影的範疇,而我的習慣就是用旁觀者角度去觀察與捕捉。」

聽到他接下來的談話,劉振祥也間接回答了我即將發問的第二個問題:關於家庭記錄的引導心得。因看過太多父母在替自己小孩拍照時,都會要求他們比YA 的手勢,但他和太太都認為這樣引導甚至是強迫孩子比著不屬於他自己的手勢,反而讓他們失去了那個年紀應有的純真,所以劉振祥很少刻意去要求撰撰該擺出什麼樣POSE,他喜歡捕捉的,是撰撰與家人在遊戲或日常互動中,不經意流露出的天真和自然神情。「我通常都是從觀察中去尋找、發現和等待畫面,然後再拍攝,並不會特別要讓他做出原本不屬於他會做的動作。」但劉振祥也不否認,有時拍照還是需要藉由引導輔助,才能得到更好的照片,像當孩子漸漸長大後,會開始有自己的想法,例如會想要裝扮成某個他喜歡的角色,但肢體表情可能不夠到位,這時就可以提醒他一下,讓他試著做出更棒的動作。他認為,引導就該是順著孩子的想法去幫助他有更好的表現,而不是規定他們拍照就要比YA,這樣反而會扼殺他們原本應該自由發揮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