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電視上聽到這麼一段分析報導:「包括服貿在內的經貿協定會讓有競爭力的行業和人才更有利,競爭力不佳的更吃虧」,接下來又說:「這次參與學運的同學有不少來自名牌大學,還有人在現場用英文直播,為什麽有高度競爭力的學生還要反服貿?」記者的答案不是本文討論重點,我只想試著用競爭力的角度來看這場運動。

個人曾在跨國企業的多個不同國家市場工作二十多年,經驗是:高學歷和好英文確實能夠增加大學畢業生找到理想工作的機會,但要說這就是競爭力那還差得太遠,因為雖然各行業要求的特殊技能有所不同,但共同的人才需求必定包含以下三項:1.聰明才智,2.積極進取,3.領導統御(影響力)。

教育能幫助才智發展,但程度有限,說難聽點,高學歷只不過證明一個人不是笨蛋,進入社會是否能學習成長還是未知數。而英文好只能讓領導統御中最基本的溝通協調變得容易一些,還遠談不上對事物產生實質影響。事實是,我見過無數高學歷,好英文的人在職場適應不良,最終被淘汰出局。

我以前常用假設自己是企業主管,要從四位應徵者中挑選一位當例子,解釋何謂職場需要的才能,這四人是:馬英九,蔡英文,李遠哲和陳水扁。

拋開個人好惡,多數老師學生會挑李遠哲,因為四人中他的學術成就最高,想必最優秀。而在企業主管眼中,陳水扁卻大獲全勝,原因是四人都夠聰明,不需要比,而講到為達成目標所展現出的飢渴和韌性,以及發揮熱情、影響他人的能力,也沒得比,因為陳水扁明顯突出。當然啦,企業用了他之後很可能因為操守問題最終把他fire掉。

另一個例子是為什麽台灣曾經一度創造經濟奇蹟,現在卻平庸無奇?如果不談大環境變遷,科技發展等因素,當時的台灣人和現在相比,沒有更聰明,學歷、英文明顯還較差,卻能一卡皮箱走遍天下,差別就在他們有積極進取的態度,和槍口一致、分工合作產生的影響力。

能力包含知識(know what)、技巧(know how)和態度(know why),台灣教育重知識,就業重技巧,大家拼命追求學歷證照,只期望不要輸在起跑線,卻不了解態度的重要性,忘了要贏在終點。

而我說這麼多和學運有什麽關係?簽訂經貿協定的目的就是為了增加國家的競爭力,即使不簽服貿還得簽其他的(如果還有人願意和我們簽的話)。但回想一下,造成現在人人上大學,碩博士滿街跑的初衷,不也是為了增加競爭力?結果卻是節節敗退,原因在於我們的觀念偏差造成教育偏差,連帶影響競爭力不停下滑,而這是無論簽訂幾個,或退回幾個經貿協定,都無法改變的現實。

那麼出路究竟在哪?麥克阿瑟的《為子祈禱文》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篇短文,文中麥帥述說他對即將出世小孩的期望,包括勇敢、堅毅、謙遜、同理心、幽默。不是呼朋引伴‘燒書罵髒話的勇敢,而是獨立思考,雖千萬人我獨徃矣的氣魄;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麽不可以」的堅持,而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強韌;不是表面唯唯諾諾,私下意見一堆的謙遜,而是民胞物與,臣服理性的精神;不是搞笑戲虐嘲諷式的幽默,而是發自內心的輕鬆豁達和自我解嘲。

對應於台灣父母關心的分數,名次、甄試、才藝、學歷,麥帥不可能完全不在意子女的課業成績,台灣教育也不是刻意強調依賴攀比,但不同教養重點造就不同人格特質,導致不同人生內容,在經過幾個世代的積累發酵之後,也造就國家競爭力的大幅消長。如果台灣社會能解決這個問題,那服貿的挑戰就連小菜一碟都算不上,如果不能,老實說,簽不簽服貿對最終結果也不會有太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