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編按:本文作者為博客來創辦人張天立,離開博客來後成立「學思行數位行銷公司」,創立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經營新書、二手書、電子書、閱讀社群等服務。此次投書《科技報橘》,分享他所看到的服貿的癥結與台灣政府的怪奇。

自從去年馬王政爭 (其實本質上是馬英九想掃除心目中造成服貿通過障礙的王金平,因為王也認為應該逐條審議)、衍生出違法監聽以及洩密(黃世銘已經因洩密被判刑而辭總長職)、到幾天前爆發的太陽花學運佔據立法院,我持續留意媒體政論節目上各方的論點。但有幾個重要關鍵,似乎沒有被提出來討論,因此提筆為文,希望能拋磚引玉,甚至能形成社會的共識。

第一個關鍵:真正的民主是什麼?

在我們所謂的民主社會裡,可不可以容許「犧牲某些人來成就另一些人」這樣的政策,犧牲某些產業 (例如廣義的出版產業) 來成就其他(例如金融產業的西進商機),犧牲中小企業(因為財力不足無法對抗大陸資本) 來成就大型企業?如果說台灣是以中小企業為經濟主體 (就業人口數來看更是如此),犧牲掉的是大半個台灣辛苦工作的人民。

您或許覺得,這種思維很類似大埔拆遷案及文林苑的王家爭議,但其實二者大不相同。文林苑的建地是連在一塊而不得不整體規劃,但是服貿議題裡各個產業卻是各自獨立,為什麼非得「誰犧牲誰」不可?

服貿非常啟人疑竇的大問題是,為什麼馬政府在一開始就堅持必須包裹立法,必須一次全過不能修改條文?服貿涉及的產業高達一千種,是不是大陸官方強制規定哪些產業必須納入而馬政府被迫接受,甚至到了協議簽約前都不能與任何業者商量的地步?這是正常民主政府該有的作為嗎?這不僅僅是程序正義問題或是黑箱作業問題而已,更要問是不是涉及被中共政權壓迫的問題?

相信你對真民主的認知應該跟我一樣!

第二個關鍵:政府真的有專業能力了解每個產業的狀況,來思考服貿的衝擊嗎?

這幾年馬政府的施政無能,已經是全國甚至全世界所共睹,這批從來沒有做過生意的政府高官(有人說像書呆子政府) 來「規劃」服貿,然後告訴我們未來會有多美好,甚至威脅如果沒有服貿台灣就追不上韓國等等,實在讓大多數的民眾更加反感。更實際一點,請問去談判的政府官員有沒有經營過出版業、印刷業、出版通路業?他們憑什麼說他們了解知道服貿對泛出版產業的影響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