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標題,或許你已經知道我要談什麼,但請你先回想兩件事。在不去查任何資料的狀況下,你是否還想得起來以下兩件事:

1. 3月22號,江宜樺和學生見面,他講了什麼?
2. 3月23號,馬英九開中外記者會,他又講了什麼?

想不起來對不對?我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想不起來。這就是問題,因為我講鹿茸、香蕉、太陽餅,你馬上就想得起來,而且能講出一大篇故事。當然,還是有些人不知道這三個梗是什麼,這也不是他們的錯,因為這的確不太重要。

鹿茸是馬英九的代表作,他認為鹿茸是鹿的耳毛。
香蕉是邱毅代表作,他指立院發言台上的向日葵是香蕉。
太陽餅是蕭家淇,抗議者被打,但他關心的是自己的太陽餅和屏東的蛋糕被人吃了。

這三個梗在網路上廣獲嘲笑,但因為實在蠢過頭了,許多人懷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一定是陰謀,是金溥聰的什麼神秘計劃,為了要轉移焦點。

我只能說,各位想太多了,他們有這些表現,都是正常狀態,因為你們沒加入過國民黨,所以不能理解而已。

他們如果有這個陰謀腦,就會想辦法讓自己「想講的話」,也就是讓那些公開談話能夠被得知和記憶,但實際上被記住的都是他們的蠢事。這些好笑言談也不會像那些憂心者所言,會蓋去統治者的失敗與錯誤,我認為這些蠢話反而會強化統治者與百姓的分裂。

原本國民黨的反對者,會對此大加嘲笑,並強化反國民黨的信念。這麼蠢的人還想告訴我們服貿是好的,有沒有搞錯?誰會相信?對於政府高層的信任感會更加薄弱。

這些事件也會刺激國民黨與服貿的支持者,讓他們更加的支持國民黨,原因是「見笑轉生氣」。他們多少也會察覺這些論述的錯誤之處,但自己是因身份或職業支持國民黨,無法與國民黨完全脫鉤,只好忍痛挨罵,甚至以火大來掩飾這種難堪。邱毅在事後記者訪問時飆怒痛罵大學生是智商低,就是個實例。

這類言論牽扯到三種超邏輯(超越了古往今來一切邏輯定理與理論):

1. 「絕對直覺主義」:我不知道真相,也不用確認,只要我以為「是」就「是」了。

鹿茸就是這樣來的。馬英九可能小時候聽人講鹿茸,不知是啥意思,就用猜的,以為和毛茸茸有關,又有個耳,因此認定是鹿的耳毛。這樣推測了幾十年,到了演講場合,居然還「好為人師」,以「怕別人不知道」的關懷態度,在正文之外,又特別加一句「鹿耳朵的毛」。

我看邱毅那個香蕉也是這種情形。人家找他上電視,他沒有什麼可以掰,就打算拿張圖來說故事,可能老花了吧,他一瞬間把花看成香蕉,之後就在內心將之標註為香蕉了。

這想法並非冰山一角,而是在黨政高層中處處可見。這些高官大頭,自己雖然也不全懂服貿,但若他覺得服貿是好,那就一定是好,沒得討論。從鹿茸到服貿,其實是同一個心態。

就百姓看來,就算是支持自由貿易的人,也會對服貿有所懷疑。我雖然支持自貿,但你不能隨便拿個大便就說那是自由貿易呀,是要弄清楚,說明白的,鹿茸兄和香蕉哥掛的保證,實在很難讓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