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朋友喝茶談女人。

「我們女人什麼時候開始老,你看得出嗎?」小朋友問。

「看得出。」我說。

「這麼厲害?說來聽聽。」

「當她們後頸上的毛脫光的,就是開始老的現象。」我說。

「哇,這也給你看出!」小朋友說。

「還有一個現象。」

「快說來聽聽。」小朋友急了。

「在她們喝檸檬茶的時候。」我宣布。

「什麼?女人的年齡和喝檸檬茶有關?」小朋友不相信:「男人喝檸檬茶呢?」

「女人在喝檸檬茶的時候,喜歡用茶匙拚命把那幾片檸檬擠乾。這是女人孤寒的本性,男人就不會那麼做。當女人做這種劇烈的動作時,露在外面手臂的肌肉就會震、震、震搖動,愈擠得厲害,搖晃得愈顯眼,不相信你試試看。」我說。

小朋友拚命擠面前的檸檬。

「好彩,好彩。」小朋友拍拍心口。(編按:粵語發音,為「幸好」之意。)

「總有一天你自己也會看到的。」我說。

「你怎麼那麼殘忍?」小朋友大叫。

「不是殘忍,」我說:「只要你們接受事實。老,並不是有罪的。一定發生,千萬別笑別人老。」

「所以男人都喜歡年輕的女子。」她問。

「也不一定。」我說。

「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會選年輕的。」小朋友說:「年紀大的女人有什麼好!全身肌肉都鬆弛,」

我笑了:「床笫之間的事,一下子就做完。情侶還是需要溝通的。有時男人並不是和肌肉做愛,是和頭腦做愛。你以後就懂。」

你想要做什麼?

年輕的時候,和女朋友接吻之後,手向胸部伸去。

「你想要做什麼?」她們尖叫。

目的多麼地鮮明!還要問想要做什麼?天下哪有如此蠢女人!

看電影,賊人衝進屋子,女主人尖叫:「你想要做什麼?」

天下哪有如此蠢編劇?但是現實生活中遇到這種情形,女人的確會這麼地問,編劇不過在反映事實。

男人和情人幽會,吃飯、跳舞、駕車送她回家。半路上,她忽然問:「你想要做什麼?」

總是那一回兒事呀!做什麼?

有時真想一刀把她們殺了,當你舉起巨刃,她們也當然照樣尖叫:「你想要做什麼?」

追根究柢,女人由原始的母性社會遺傳,她們必須統治。一定要清清楚楚地知道對方想些什麼,才能管理,所以這一句對白是她們天生俱來的,無可厚非。

男人只要一動,女的即刻反應:他下一步棋是怎麼走的?要是男人不出聲,那就不得了了,女人一哭二叫三上吊:「你是塊木頭,問話不會應嗎?」

女人並不明白男人需要思考的空間,在她們的眼中,男人不必想東西。任何動到腦筋的事,都由她們全權處理。她們當然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但是你呢?你沒有判斷的能力!

還沒問完問題,她們已經決定自己的答案:「啊,這麼晚了你還要上網看戲?」

話多是天性,喋喋不休,尤其是第一次和你上過床之後,總有說不完的往事。但是話說回來,不出聲的女人,是一個死女人。

她們也有為你犧牲,與你出生入死的例子呀!你說。

是,是,不過,請你別自作多情地以為她們是愛你,這只不過是她們要證明自己的偉大!女人,只在養幼兒的時候是最真的,男人當然要承認這一點,不然便變為罵親娘。

話說回來,如果你們當我們也和你們一樣,那也是大錯特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