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長出滑翔翼,人類生出聰明腦,生物的十八般武藝,都是時光淘洗留下的結晶。在現代科技的催化下,原本緩緩運作的演化機制將加速前衝,讓我們長成更聰明、更強壯、更性感的新品種人類?

四十億年的演化帶領我們從太古濃湯到現代文明,發展出腦、脊椎和可對握的大拇指。這難以想像的漫長路途,似乎就此停住。然而真是如此嗎?

十九世紀時,阿弗雷德‧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和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想出天擇理論,這套機制在我們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身上發揮作用,是否也同樣影響現今的人類?演化是否就發生在我們眼前,發生在我們身上?人類短暫存在所積聚的知識和科技,讓我們能思索人類這個物種的起源與未來。然而,知識和科技是否也加速了我們的演化?英國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的所長尼克‧波士朗(Nick Bostrom)說:「我認為人類現在演化的速度可能比過去任何時刻都還要快。」 

天擇將帶領我們抵抗HIV?

這並非只是臆想。2007年一份人類基因體的研究指出,過去四萬年,我們的演化加速了。波士朗認為,現在演化會加速,是因為我們所處的環境快速改變。華萊士在1958年了解到,在變化的環境下,越能適應新條件的個體越興盛,反之則會衰減(達爾文也在早幾年想出同樣的理論)。這是天擇的基礎演化法則。無論是自然或人工環境的條件改變,例如天氣模式、疾病或飲食,都是決定我們演化途徑的潛在壓力。

我們也許會認為演化只發生在久遠的過去,那時我們的祖先還在鑽木取火。但事實上,一萬年前(從演化的觀點是相對近代)就有遺傳適應的例子,讓我們能消化牛奶的基因就是一例。

今日,乳糖不耐症被當成一種特殊症狀,不過在農業時代來臨之前,這卻是正常的。當我們以採集狩獵維生的祖先開始生產乳製品,能喝牛奶成為汰擇的優勢。那些擁有消化牛奶基因的人能取得良好的營養和能量來源,養育出更健康的下一代。

波士朗表示,這證明科技早已影響我們的基因。「農業也是一種科技,」他說,「我確信數千年的文明對人類基因體有更多細微但廣泛的影響。」也許吧,但是一萬年實在是很長的時間,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如今是否仍在演化?假若如此,一千年或十萬年後,人類的長相和行為會是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