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媒體無法洗腦的人

「所有的新聞記者都會憑著他們的本事來危言聳聽,這是他們讓自己引人關注的方式。」
─芮德爾勛爵(Lord Riddell),英國律師

每個社會和文化都有它們獨特的世界觀,人們會從這個世界觀去形成他們的視野、看待事物的方式,還有感知與信仰。世界各地的新聞媒體也會反映出它們本身文化的世界觀。確實如此,那些全國性新聞媒體的從業人員,本來就會和他們的讀者觀眾共享著同樣的看法,因為他們必須把同樣文化的人會想購買的內容,賣給他們。他們必須用一些能夠取悅、吸引觀眾的方式來包裝新聞,以便提高獲利。

在《關於新聞的新聞》(The News About the News)這本書中,作者唐尼(Leonard Downie)和凱瑟(Robert G. Kaiser)對這個問題就是這樣說的:

全國性電視網縮編報導團隊、裁撤駐外單位,以便削減經營者的成本。他們試圖用生活風格、名人娛樂專題,來降低那些成本高昂的新聞報導,也會用司法、犯罪和腥羶色的報導,來填塞那些低預算、高利潤的黃金時段談話節目。

任何一種文化內的主流新聞報導,常常都是不自覺地依循下列這些準則來運作:

「這是從我們的角度所看到的情形;所以,這件事情就是這樣。」
「這些現象可以支持我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所以,這就是最重要的部分。」
「這些國家對我們很友善;所以,我們應該讚揚這些國家。」
「這些國家對我們很不友善;所以,我們應該抨擊這些國家。」
「這些新聞最能造成讀者觀眾的關注或轟動;所以,這些新聞就是最重要的新聞。」

然而,世界各地的真實狀況,遠比任一文化中的人所看到的真相,還要更加複雜得多。如果你無法認知到本國新聞的偏差;如果你無法察覺到意識形態、偏見和個別詮釋的存在;如果你置身在某種宣傳言論中卻不自知,那麼你就無法合乎理性地判斷出,哪些媒體訊息應該要加以補充、平衡,或者是完全摒棄不談。要想當個新聞媒體的批判性讀者,建立分析媒體的技巧,上述這些見解看法便是關鍵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