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資本主義狀態的寫照,」這是「勵志演說家」喬丹‧貝爾福特(Jordan Belfort)在回首他欺詐、性和毒品的一生時說的話。

作為Stratton Oakmont經紀公司老闆,他在20世紀90年代初從投資者身上騙了數億美元。我看了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電影《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從而激起了閱讀貝爾福特回憶錄(電影據此改編)的興趣。我從中得到了很多教訓。

比如,為貝爾福特及Stratton公司帶來大把不當得利、被稱為「先拉後砸」的騙局,在回憶錄中的描寫比電影中清晰得多。其技倆是找同夥買入一文不名公司的股票,在上漲中賣給真正的投資者,然後全部拋出。

受到傷害並不只是小投資者;令人側目的是富人也如此貪婪和容易上鉤,被貝爾福特喜歡僱用的「年輕愚蠢的」銷售員呼嚨去購買同樣的垃圾。貝爾福特顯然是(過去是,現在也是)超一流贗品賣家,精於自己的交易,直到被毒品毀了犀利的判斷。

在短暫的牢獄之災後,貝爾福特再一次賣起了他的成功秘訣,他坦承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但我懷疑,在內心深處,他對被自己騙的人的蔑視遠大於懊悔。

在近著《二十一世紀的資本主義》(Capitalis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中,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將Stratton Oakmont描述為「精英統治極端主義」的例子——從舊的不平等(以繼承遺產和低調生活風格為特徵)向新的不平等(以豐厚獎金和炫耀性消費為特徵)的長達一個世紀的轉變。

貝爾福特被描述成墮落的羅賓漢,劫「富」濟自己和親朋。「富」者,老式新教徒富豪也,他們喪失了保護自己的財富的能力,自然會被「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精於街頭智慧的後起之秀——主要是猶太人──訛詐。但Stratton Oakmont的貪得無厭絕非華爾街的特例,我問我的一位好友、在SEC工作了20年的監管者,欺詐到了什麼程度,他告訴我:「我發現這是普遍現象。制度讓欺詐變得易如反掌,而人性把騙子和傻子扭在了一起。貪婪是萬惡之源。」

「華爾街之狼」是掠奪者,但所有那些做空自己所賣產品的大名鼎鼎的投資銀行,以及為無能力的借款人提供貸款、然後將這些貸款重新打包當作投資級證券出售的大名鼎鼎的零售銀行亦然。他們都是披著羊皮的狼。

一個正派的銀行系統有兩大功能:看管儲戶的錢,以及為儲蓄者和投資者牽線,從事可以共贏的交易。儲蓄被存在銀行裡,是因為儲戶信任銀行不會竊取存款,並且監護是有價格的。銀行所安排的借款人和貸款人之間的交易是現代經濟的生命線,這一業務具有風險,因此銀行家理應獲得豐厚的報酬。但如果銀行家所賺的錢遠高於他們提供基本服務所含的成本,就構成了英國監管者阿戴爾·特納(Adair Turner)所謂的「社會浪費」,或者過去常說的「高利貸」。

應該引起我們警覺的不是金融系統的集中度和連通性。在英國,越來越大的銀行資產比重集中於五家最大銀行身上。標準經濟理論告訴我們,超額利潤是所有權集中的直接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