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人生的真正目的並非易事,那是個流程。本書提供一套目標導向的藍圖,務實又熱血,啟動你展開個人旅程,提醒你把時間投入在最重要的事物上,並達到真實的成功--成功的關鍵,是在賺錢與創造意義之間拿捏微妙的平衡。恰如愛默生所說:知道一個生命因你的存在而活得更加愜意,那就算成功了。 

      人生和事業一樣,都需要善用獨特的競爭力(亦即優勢),找出個人利基點或人生的真實目的。發現個人利基可以回答幾個人生的關鍵問題:為什麼我在這裡?我的人生使命是什麼?什麼驅動我?什麼最重要?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的人生策略就是你個人的使命宣言。它指出你的人生目標,以及達成目標需要採取的行動。

最微小的行動,永遠勝過最崇高的意圖。—加拿大作家羅賓.夏瑪(Robin Sharma) 

行動勝於空談

      我們都聽過「行動勝於空談」或「光說不練」之類的說法。現實生活中,真正重要的是我們實際做了什麼。做個身體力行者,起身實踐。畢竟,如果人生計畫只是空談,那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和空想家的差別,在於我們實際去做了。

      戴高樂曾說:「商議乃眾人之事,行動一人即行。」你可能夢想寫劇本或成為作家,但是你真的願意下工夫,採取達成目標的必要步驟嗎?你願意乖乖敲鍵盤,真的寫東西嗎?達成目標的人都不怕行動。

       我有一位朋友是醫生,他在投資房地產方面可說是每買必漲,他有個簡單的房地產投資策略:在最熱門的林區或濱海區買最爛的房子。他不怕直接支付現價,從來沒碰過高風險的次級房貸。我問他是如何累積房地產財富的,他的回答非常簡單:「我看到適合的標的時,就馬上行動。其他人還在觀望時,我已經簽約了。正因為我敢於行動,才能在房地產市場中累積財富。」

      最近很多大聯盟的球員來自美麗但貧困的多明尼加共和國,多明尼加球員之間有句流行話:「你不能等保送上壘!」他們知道他們必須積極揮棒打擊,才有可能脫穎而出,獲得球探的青睞,入選大聯盟。

即使鐘壞了,一天也會顯示兩次正確的時間。—波蘭諺語

不安促成行動 

網球名將比利.珍.金恩(Billy Jean King)曾說:「當你追求卓越時,壓力是一種恩典。」

有時我們需要離開舒適區才能行動。我開始撰寫這本書以後,發生了一連串的變故,促使我去做一些我一直想做、卻擱著沒做的事情。首先,父親過世直接提醒了我,人生短暫,行動要及時。接著不久,我發現高薪的行銷職位已經不再呼應我人生的真實目的,我突然對於上班、活在自我欺瞞的謊言裡感到很不安。心底的聲音暗示我該離開了,現在我知道那不安感促使我行動,如今我的人生還在發展,但我可以清楚看到結局,不再覺得心裡有疙瘩,我是照著人生的目的行動,發現真實自我,每天都身體力行我給別人的建言。

      說到行動,很多人就像愣在車頭燈前的鹿,擔心做錯選擇,害怕冒險,所以毫無行動。樂團團長雷斯.布朗(Les Brown)曾說:「開始行動不需要卓越,但是追求卓越必須先行動。」別一直擱著夢想,等待啟動的時機。 

有勇氣離開海岸,才能發現新海洋。—美國作家丹尼爾‧亞伯拉罕(Daniel Abraham) 

別等候完美時機 

       人生一大悲劇是害怕行動,你有多少次在決定的當下,臨陣畏縮,決定等候完美時機才行動,但完美時機似乎從沒來過。作家羅恩.魯賓(Ron Rubin)和史都華.艾利.高德(Stuart Avery Gold)在著作《虎心》(Tiger Heart, Tiger Mind)裡提到完美時機的問題:「我們常拖延行動,等候天時地利人和,但是等候讓夢想離我們更遠,自己造成分析癱瘓(analysis paralysis)。」

      有時候,事事都想抓對時機,只會葬送夢想。我來分享一個幾年前我碰到的時機問題。二十歲時,我去了一趟加州的大索爾(Big Sur)以後,就一直想住在那裡。大索爾位於卡媚兒市(Carmel)的南方,離卡媚兒市僅二十六英里,是大家公認世上最美麗的景點之一。那裡有媲美蘇格蘭最美海岸的崎嶇海岸線,但氣候遠比蘇格蘭宜人,又有令人驚艷的海景,尤其是沿著著名的美國加州一號公路。浪花沖撞岩石的時候,經常可見在你的肩頭上漾出淡淡的薄霧。然而,我一直無法實現夢想,部分原因在於我一直在等候完美時機。每次我一想起那夢想,當下總是有藉口。利率低時,價格似乎太高;價格下滑時,利率又飆升了。稍後,我會再回頭講完這整個故事。 

人生最大的風險,就是從不冒險。—美國作家威廉.亞瑟.華德(William Arthur Ward) 

放膽豁出去 

      華德在德州衛斯理大學擔任行政人員,他對於人生的最大風險有獨到的看法:「大笑可能被當成傻瓜,哭泣可能被誤為多愁善感,向別人伸出援手可能會陷入風險。展現情感可能洩漏真情,和眾人分享你的概念和夢想可能被取笑天真,勇敢去愛可能對方相應不理,活著隨時都可能死去,懷抱希望可能最後失望,嘗試可能失敗,但是冒險是必要的,因為人生最大的風險,就是從不冒險。」

      我年輕時向來抱著「放膽豁出去」的態度,不過隨著年紀增長,我們通常會失去一些年輕的活力,看事情變得比較謹慎,會「三思而後行」。幾年前我遇到一件事,更印證了這點。小時候我喜歡從十五米高的跳水高台往下俯衝,從來沒想過那樣可能受傷,我完全不在乎跳水姿勢,無論是完美的燕式或是狗爬式,對我來說都一樣,我純粹只是熱愛跳水的感覺。不過,隨著年紀增長,奇怪的情況發生了,我們失去一些為了獲得純然歡樂而勇敢冒險的純真。

      某天,我在奧運賽規模的游泳池邊休息,聽到一位年輕的母親心急地尖叫,她的五歲兒子不知怎的爬在十五米高跳水台的一半,突然不敢下來。當時不知道為什麼,正好沒有救生員在場,所以我勇敢地爬上平台,把男孩帶下來,交給他母親。接著,我沒多想,就決定重新體會兒時的歡樂,爬上跳水高台,我想再從高台上跳下來一次,純粹是好玩。不過,我爬到最後幾階時,腦中開始浮現以前年輕時從未想過的念頭:萬一滑倒,跌落梯子怎麼辦?我已經好久沒跳水了,萬一摔斷脖子怎麼辦?我的壽險有涵蓋這項意外嗎?我有多少退休金?等我終於爬上高台頂端時,膝蓋已經抖了起來,因為高台的高度似乎是我幼時記憶的兩倍。我撇開這些成年的負面想法,決定放膽一跳。你注意到我是說「跳」,我在最後一刻決定不用俯衝下水的方式,而是掐住鼻子跳水,雙腳先入池。我從水池裡安全冒出來時,那位年輕的母親和其他人都來謝謝我幫她救了孩子,不知怎的,我一點都沒有英勇的感覺,反而納悶我年輕時的活力都到哪兒去了。為什麼小時候做過無數次的簡單跳水,如今感覺是那麼大的風險?

      我們無法讓時光倒流,我們當然不再是以前那個孩子,但是能重拾一些年輕活力不是很棒嗎?當我們冒險時,就挽回了一些無畏、大膽、年輕的活力。但是,什麼樣的冒險是勇敢?什麼樣的冒險是愚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