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我去香港參加了研究所同學的婚禮。因為新娘是我同學,所以有一些比較熟的研究所同學也從世界各地飛過來參加。對許多同學和我來說,在畢業之後,我們分散到世界不同角落,有些被派往海外工作,有些回到自己母國,每隔幾年才有機會看看這些老朋友。

來自亞洲或是現在在亞洲工作的同學會比較容易偶爾遇到,但是從美國或歐洲飛過來的同學則從畢業後就再也沒見過了。

這次就是這樣的情況。婚禮在一個週六晚上舉辦,晚宴和活動結束後,我們最後對新人獻上祝福,並準備道別,有兩個比較要好的同學跟我去大廳再聚聚,聊聊過去4年彼此發生了什麼事。很巧的是,其中一個同學是美國人,而另外一個則是義大利人。雖然我們還是會透過email保持聯繫,但這是離開學校之後,我第一次同時遇見他們兩個。

在閒聊了一個小時,交換彼此故事和其他同學近況後,我那個總是很快樂有趣的義大利朋友,開玩笑地跟另外一位朋友說:

「我真的搞不懂你們美國人。我畢業後第一次回到美國剛好是歐巴馬簽署『歐巴馬健保法案』那週,基本上就是美國版的全民健保,提供給窮人或失業家庭便宜的醫療資源。當我在美國時,許多報紙都反對它,與我聊過的許多美國人都反對它,有些州甚至試圖要拒絕執行。我還看到抗議和公民試著要投票廢除它。從歐洲的角度來看,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我不了解美國;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公民會投票反對他們自己利益的國家吧。政府說:我們想要提供幾乎是免費的健康保險,而你們卻丟回來說你們不想要?為什麼?多數歐洲國家都有某種形式的免費醫療保障。」

我的美國朋友回答:

「是,這是一個高度爭議性的法案,被許多財政保守派和多數共和黨人反對,他們堅信政府天生就是沒有效率而緩慢,所以理想的政府應該是小政府,只有必要的時候才需要存在。當私部門能夠更有效率做事時,他們不應該干涉市場,而在全世界多數國家也都是這樣;既然政府部門都是在用納稅人的錢,比較沒有競爭者,也比較沒有動機更快、更好,那麼任何不必要的龐大政府都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浪費那些可以去投入學校、教育或是基礎建設的錢。在許多方面來說,美國人是被這樣教育大的:這是個充滿機會的土地,盡可能的對所有人公平,但是沒有免費的午餐。每個人都該努力工作,那或許你就會有機會成功,但如果你不努力工作或是沒有工作的話,為什麼其他人應該要貢獻你免費的福利?那麼你就會較沒有動力再努力嘗試了。許多人在美國反對全民健保,因為他們不認為醫療資源應該是那麼便宜且容易取得,讓那些即便是沒有貢獻的人也享受。他們認為這是讓美國變得更加社會主義的第一步,然後會導致更多浪費、更大的政府,然後就是滾雪球效應。」

義大利的朋友說:

「是,但你不覺得這有點極端嗎?很悲哀的是,美國,這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醫療技術和服務的國家,同時也是已開發國家中少數幾個人口中有很大部分負擔不起醫療保險的國家。在義大利,我們提供大眾和失業者那麼多福利和社會安全網,你永遠不需要真的擔心你或你家人的健康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