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最近日本很流行「さとり」這個字,不曉得妳是否也有聽說。さとり在日文裡是「得道」的意思,也是指1980年代末出生,約莫25歲上下的這群人,他們對出國旅行、名車、名牌等沒有太大興趣,對金錢與聲望也沒有非常大的欲望。也就是說,這群人只想賺取可以維持基本生活的收入,不會想多賺任何一毛錢。一位東大學生在《朝日新聞》的一場訪談中所說的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在國內也能吃得到異國料理,透過網路也能看到海外風光,所以我認為不一定要去國外旅行,索性連護照都不去申請。」

像這樣不執著於經濟、物質豐裕,只滿足於當下現況的さとり世代,看似在實踐「無所有」(意指不需要的便不要去擁有)精神的健康青年,但其實並非如此;這些年輕人的最大問題是「不去做夢」。さとり世代是在日本經濟泡沫化後、長期不景氣下成長的孩子;所以即便有夢想或目標,他們也已心知肚明不會有任何實現的保證。因為看不見未來,所以乾脆不懷抱任何期待。

在這變化快速的社會,過去的東西很容易就變得無用,加上流行或技術的發展極為迅速,除了跟不上,也很容易被別人追趕上。此外,隨著對未來的不確定感逐漸擴大,也越來越難光靠個人的努力與意志力決定未來。人們處於無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達成任何目標的現實中,備感絕望與無奈,並將眼前的逆境或困境,視為不論如何努力都無法克服的障礙。さとり世代的危險性就在此,表面上營造出對現況知足的灑脫態度,其實卻以放棄未來為代價。

不要用冷漠消極武裝自己

韓國年輕人所處的現實困境其實與日本相似,不然就不會將二十代年輕人稱為「三棄世代」(放棄戀愛、結婚、生產)了。但在金英夏的小說《益智遊戲》(퀴즈쇼)裡,出現一段二十代這樣抗辯的內容:「我們是有史以來讀最多書、最聰明、語文能力最好,也是最能將尖端技術產品像玩樂高玩具一樣輕鬆把玩的世代,不是嗎?幾乎所有人都是大學畢業,多益(TOEIC)成績也是世界最高水準,即便沒有字幕也能看得懂好萊塢動作片,打字每分鐘300字,平均身高也都很高,每個人都會一項樂器,對了,你不是也會彈鋼琴嗎?閱讀量也比我們上一代多許多。在我們父母那一代,只要有一項技能,不對,只要能力和大家平起平坐,就能養活一家人一輩子,但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都閒著沒事?為什麼都成了失業族?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我敢說,現在的情況並非二十代年輕人的問題。若真要究責,也應歸咎於世界整體經濟蕭條剛好掃到韓國,而這些人偏偏住在韓國罷了。但上一代的父母依然灌輸子女「只要努力,任何人都能成功,失敗是來自於不夠努力」的觀念,導致那些沒能擠進針縫大小般就業市場的年輕人,自認為是無用的存在,陷入束手無策的自責、挫折與無力感中。他們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反而用「試了又有什麼用?想也知道一定不會成」的話語,嘲諷所有事物都很無聊。那是一種為了保護一無是處的自己所啟動的防禦裝置,採取了冷漠消極的態度。

女兒啊,人們之所以覺得年輕人閃閃發亮,其實並非單單因為他們年輕,而是因為他們即便一無所有,也依然懷有夢想,而且為了實現那份夢想努力不懈的態度,令人動容。但是看到那些嘴上不斷說「反正不可能成功,何必做夢?」的消極年輕人,恐怕日後他們的失落感只會更為強烈。

這些人永遠不會知道的一個事實是,勇於突破困境堅忍不拔的人,這輩子都在不斷跨出他的那一步;而用冷漠消極武裝自己的人,一輩子都只會在原地打轉。日子再久也什麼都不去嘗試,成為一個什麼事都做不成的廢人。所以無論多麼辛苦,千萬不能成為消極的人,因為消極會將妳推向懸崖,成為親手毀滅自己的元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