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干預烏克蘭以及正在發酵的克里米亞危機,被錯誤地稱為第二次冷戰的開端,但是其地緣政治漣漪效應仍將有過之而無不及。

俄羅斯即將自絕於全球經濟,這樣做將帶來國際關係新時代。國際制裁只是第一個後果。市場和銀行會懲罰不確定性,因此俄羅斯經濟將極大地受到全球貿易和投資的排擠,未來很可能陷入慢增長甚至無增長。

當然,這決不是俄羅斯的喪鐘。更廣泛的後果,將是國際政治和各國政府從全球治理到氣候變化等各種共同問題的方針的劇變。結果甚至可能是積極的,如果烏克蘭事件出人意料地,為21世紀扮演決定性角色、快速興起的國家,打開了重大重新組合之路的話。

西方對俄立場的第一個後果,是宣告金磚國家的解體。十多年來,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以及最近的南非,對歐洲和美國的實力和影響力構成挑戰。但是,隨著俄羅斯將被打入賤民地位,或者被排擠出、或者主動退出全球市場和多邊論壇,金磚國家峰會和機構(如尚處於胚胎狀態的開發銀行)也將時日無多。

金磚國家或許不會正式解體,但很難想像其他四個國家願意拿自己在全球化經濟中的地位冒險,和俄羅斯站在一起對抗全世界。金磚國家在世界事務中聯合發聲的思想將靜悄悄地壽終正寢。

偏執地追求獨斷的外交政策,和建立「歐亞聯盟」貿易區的俄羅斯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但更重要的結果將是俄羅斯的前金磚國家合作夥伴如何與二十國集團的其他主要新興經濟體重新聯合。

在世界舞台上,由墨西哥、印尼、韓國、土耳其和澳大利亞組成的MIKTA正呼之欲出。這些國家的外交部長計劃不久後在墨西哥會晤討論在全球治理問題上的聯合日程。去年9月,聯合國大會期間,他們首次以MIKTA的名義舉行會晤,當時,它們之所以形成這樣一個俱樂部,只是因為搆不上金磚國家資格,也無法獲得主要大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