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三十分鐘前,你正興致盎然地走進博物館,想像自己會邊享受藝術,邊沉醉於當一位陶冶性情的浪漫文人,但此刻被上萬幅陌生作品包圍的你,再怎麼抗拒,身體還是毫不留情地打了大呵欠,一股罪惡感瞬間湧上心頭,漲紅的臉讓你恨不得挖個地洞逃走,但別擔心,以下三種方法,讓你從此不再當「博物館頭號瞌睡蟲」!

方法一:運用想像力,編出好故事

許多讓人看到第一眼就會驚呼:「我看過這幅畫!」的畫作,其背後的故事也許早就不可考或只留下片段資訊,Tracy Chevalier利用這一點,再加上自己對畫作所產生的聯想,編織出極具創意的新故事,為畫作賦予新的意涵。

目前在中正紀念堂展出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是十七世紀荷蘭畫家Van Vermeer的著名作品,許多人認為畫中人物是他十二歲的女兒,但在當時,嘴唇微張代表性暗示,以父女關係來說,實為不妥,也不合理。

Tracy開始發揮想像力,臆測這位少女是Van家的年輕女僕,由於打掃工作,女僕是唯一可以進出隱密畫室的人,長久下來,兩人之間產生的異樣情愫,就被藏進這幅百年著作中,至死不渝;另外,Tracy深入調查此幅畫作的顏料、考據畫中的物品,將這些真實的證據和虛構的故事,撰寫成小說《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並在2006年被翻拍成同名電影。

方法二:利用紅外線揭開畫作背後的秘密

工程師Maurizio Seracini在利用紅外線來鑑定作品的真偽時,意外發現達文西的著作《賢士來朝》的底稿,藏著五個世紀以來沒人見過的臉孔,甚至還有一隻根本沒被畫出來的大象!沒人料想得到,一台紅外線掃描器,竟讓七十幾項百年來從未露面的新圖像,獲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