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以百萬計來自世界各地的民眾,親眼見證了索契冬奧會的運動成績和開閉幕式所描繪的雄偉壯觀的俄羅斯歷史文化成就。但這種展示代價巨大,本屆冬奧會因涉嫌貪污令人垂頭喪氣,而鄰國烏克蘭的政局相比之下也反差強烈。

在排隊等待與歐盟簽訂聯合協議後,在克里姆林的巨大壓力和150億美元的巨資誘惑下,烏克蘭前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反而選擇了與俄羅斯拉近關係。長達三個月的抗議和騷亂接踵而至。議會投票,決定不再讓生活奢侈的亞努科維奇繼續掌權,亞努科維奇隨之逃往俄羅斯。

目前的局勢依舊緊張多變。俄羅斯軍隊佔領了克里米亞,而歐美領導人則威脅如果俄羅斯不尊重烏克蘭主權,就要對俄羅斯實行嚴厲的製裁。

但烏克蘭的不團結是顯而易見的。東烏克蘭與俄羅斯的語言、文化和經濟聯繫十分緊密,西烏克蘭則更傾向於歐洲大陸。烏克蘭的某些地區從歷史上看就是俄羅斯、波蘭或奧斯曼帝國的領土。索契冬奧會上所描述的十八世紀引領俄國西化進程的彼得大帝,曾與克里米亞的韃靼人作戰,而韃靼人的很多後裔被史達林分散到前蘇聯的其他地區。有人擔心烏克蘭可能陷入分裂。

歐盟聯合協議或許能為烏克蘭經濟帶來巨大的福利,規模較小的經濟體進入大得多的市場,肯定能擴大貿易量並提高工資,同時可能會有很少部分的貿易增量被從其他國家轉移(這也是俄國擔憂的主要問題之一) 。

但即使不考慮直接的貿易收益,歐盟聯合協議還有可能開放和加速烏克蘭經濟政治的轉型程序。爭奪歐盟更挑剔的消費者,將迫使烏克蘭企業通過改善生產率、質量控制、市場營銷和後勤保障來提升競爭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烏克蘭企業將成為歐盟綜合供應鏈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加拿大和墨西哥,就在通過1987年美加自由貿易協定和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實現了轉型。

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前提是存在確定的政治邊界,而烏克蘭並不是唯一一個可能分裂的國家。英國、加拿大、西班牙、伊拉克——甚至是美國的加州——雖然可能性有大有小,但都有可能陷入分裂。這些國家的共同點就是有著多樣又複雜的文化、種族和經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