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牛津大學格林坦普頓學院(GTC)在艾格洛夫公園(Egrove Park)召開了一年一度的新興市場研討會。今年的主題是「母嬰健康和營養」。學者史蒂芬·肯尼迪(Stephen Kennedy)在開幕致辭的最後,秀出1張卡通幻燈片,上面畫著2個年輕的選手正在開始1場競賽:其中一位強壯而健康,另一位又瘦又弱,被束縛著手腳,身患沈痾,還飽受營養不良困擾。這張圖的含意顯而易見:並非所有人生而具有平等的成功機會。

當然,這算不上什麼突破性洞見。貧困、母親的文化水平、衛生和兒童健康的家庭條件等因素的影響,及其反過來對社會和經濟結果的衝擊一目了然。但這些因素不是公共衛生介入後就可以解決的,但另一個討論較少的因素可以,那就是「母親的營養」。

自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古希臘名醫)時代以來,人們一直在討論「先天」和「後天」如何相互影響以決定一個人的發展。事實上,即使在古代文明中,充足的母親營養也被認為是確保下一代生存和繁榮的關鍵因素。但貧困和無知卻會讓最好的初衷化為泡影。

母親營養不良的後果影響深遠,包括高兒童夭折率、更多的畸形兒、傳染病感染機率增加,各種營養素缺乏可能導致兒童早期活在不健康的惡性循環中。此外,子宮內營養不良可能會導致成年後肥胖、糖尿病和心血管等慢性疾病風險的增加。

令人矚目的是,研討會的47名參與者中——他們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影響力卓著的公共和私人部門代表——並沒有意識到母親的營養會對她的後代帶來怎樣的影響。他們對於看到的證據十分吃驚:只要嬰兒獲得同樣的看護、處於同樣的環境因素中,他們在全世界的成長狀況都是一樣的,這一證據挑戰了一個被廣泛接受的概念,即種族和性別是兒童發展的主要決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