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鼎王麻辣鍋的雞湯塊」和「無老鍋的冰淇淋豆腐」把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這兩個事件告訴我們:一、台灣真是無良商人的天堂,出事後只要臉皮夠厚,不用擔心會有多嚴重的法律問題;換成國外,業者商譽全毀之外,企業倒閉絕對是必然。再來,台灣的消費者實在善良又好騙。說善良是因為有少數人並不以為意,認為這又不是有毒食品,沒什麼大不了而繼續消費,好騙的是只要業者有膽天花亂墜,消費者通通買單,業者輕輕鬆鬆地財源廣進。

美食記者當了十幾年,我從沒吃過鼎王。至於「無老鍋」,我在出版第二本書《好吃的理由》前,因為內容提及「手工菜」,出版社的編輯告訴我,無老鍋的「冰淇淋豆腐」是到日本取經的「失傳手工菜」,還是跟某個鄉間老婆婆學到的失傳技法,總之,講的好神。

慎重起見,我當下決定立刻去吃,兩人一共花了1,800元,吃了傳說中的冰淇淋豆腐鍋...接著,我拿出電話打回出版社,要編輯立刻把「冰淇淋豆腐」的文章刪除,然後直接找上無老鍋的經理,想好好問問這豆腐到底是怎麼做的?

當冰淇淋豆腐一上桌,只見一坨軟軟爛爛的,按照服務生說明的方法下鍋煮,一入口,那股濃郁的魚漿味完全擋不住,絲毫沒有一點豆香。

經理來了,一再強調這是他們千辛萬苦取得的獨家配方,是店內的強打招牌,幾乎是必點菜色。我開始不耐煩,告訴他,日本人對豆腐的講究,絕對不會加入調味料,經理於是改口:因為台灣人吃不慣原味,所以有加入一點魚漿。我又說:豆腐冰凍後會有孔洞,為什麼你們的豆腐卻又綿又密?我舉證歷歷、咄咄逼人,不斷說日本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種豆腐,經理最後坦承:這是他們改良過的豆腐,不是真正去日本學的。

在日本,豆腐是非常健康和大眾化的食品,品嘗的是單純的豆香,絕對不會亂添加其他東西。非常注重大豆來源,且只用非基因改良的大豆。品種更是精挑細選,日本各地的大豆都有不同特色,所以要行銷豆腐,就以宣傳地方特色的豆子為訴求。有些甚至連水質也不輕忽,文宣上會強調是用哪裡的泉水或是富士山的水;或主打傳統古法的製作技術,在日本京都,百年豆腐店林立在大街小巷。這些豆腐都有歲月累積下來的文化作底蘊和基礎,絕對不是憑空杜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