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度激起了亞洲各國間的民族對立和歷史仇恨。此次安倍授意由歷史學家組成的委員會,重新審查1993年關於二戰期間日本軍事妓院性奴隸問題的正式道歉。最近,各種言論明確顯示,安倍某些最親密的顧問認為該道歉不合理,因此,委員會可能會確認日本從未正式參與賣淫,因此應該撤回其「真誠懺悔」的道歉。

究竟是什麼變態理由導致安倍試圖做出這樣的結論?

當然,粉飾或否認國家歷史的黑暗部分,並不是日本的專利。俄羅斯總統普丁青睞的「愛國主義」教育容不下史達林屠殺,而中國官方也絕口不提前些年發生的天安門廣場屠殺血腥事件。

但日本卻是個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一位日本歷史學家發現的史料,指出日本皇軍雖然不一定直接參與所謂「慰安所」的經營,但卻直接參與其設立,而促成了1993年的官方道歉。設立慰安所的官方理由之一,是日本士兵大範圍強姦中國婦女引起了當地居民激烈的反抗行動。

當時日本用盡各種手段將年輕女性送進妓院。但因為無處可逃,進入系統的女性實際相當於奴隸身份。

這是已經得到正式承認的史實,那麼為什麼要在撤回道歉會讓日本與中韓本已緊張的關係再次急轉直下的時刻又重新拿出來討論?

如果安倍及其盟友擁有國際視野、深刻了解和關注其他國家,那麼重新審視1993年道歉的決策的確有些無法理喻。但就像很多政治領袖一樣,尤其在民族權力問題上,他們不過是崇尚沙文主義的鄉巴佬,幾乎只關注國內事務。修改歷史記錄時,他們所想的並不是韓國和中國,而是國內的政治對手。

日本人對本國侵略史的意見嚴重分歧,是戰後日本在盟軍佔領下劃定政治戰線的直接結果。當時的實際佔領國美國,想把日本社會改造成無法再次發動戰爭。忠君思想被廢除,雖然裕仁依舊留在王位上。日本教育被清除了所有軍國主義和「封建」元素,包括對武士道精神的正面宣揚。美國制定的和平憲法禁止使用武力。日本戰時領袖在東京接受盟軍法官「反和平」及「反人類」罪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