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寫下這個句子時,我正坐在桃園機場候機室,時間是雙十節的前幾天,再過幾分鐘,我就要飛往香港。這次不是出差、開會或是任何緊急策略議程。這次我去那只是單純因為我一個哈佛商學院的朋友正考慮著離婚,想要放空。

中國還在放十一長假,我的公司過去七天都在放假,我要下週一才上班。我將會去香港三天兩夜,我們會去見見老朋友,去蘭桂坊幾間bar或夜店,我只是希望盡量讓他能夠忘記他的婚姻危機。

我朋友來自新加坡,是我哈佛最親近的朋友之一,比我大兩歲。他從我在哈佛認識他的第一天起就已經結婚了。而之後在學的兩年,我們一起參加派對、學校活動和各自宿舍舉辦的晚宴。

我跟他太太也很熟,因為我們常常在學校活動中坐在一起。他們兩位符合完美情侶的理想形象。兩個人都受過良好教育,外型亮眼,兩人都可以說四種語言。我朋友曾在全球前三大顧問公司工作,而在他從哈佛畢業後,他老婆也被史丹佛商學院錄取,她立刻就飛往加州去念她自己的MBA學位。

而這些因素讓我們更驚訝。幾週前,他從新加坡打電話給我,我跟他說因為中國要放長假,我將有兩週的空閒時間。過去幾個月中,因為工作和個人因素,我一直在很緊繃的情緒中,而我急切的想要逃離上海。他立刻建議我們可以在兩人的中途點碰面,不管是去香港、曼谷或是澳門。

為什麼他同樣這麼急著想要逃離?我問。

一年前,就在他老婆要去史丹佛念書時,她突然提出一個建議。

他們在17歲相遇、18歲相戀,在22歲大學一畢業就立刻結婚。當她去年體認到她即將年滿30歲時,她恐慌了起來,突然了解再過一兩年,她可能變成一個媽媽,有個家庭,但除了我同學之外,她從未和別人約會或是有過另外一段感情。他們是彼此的初戀和唯一的情人。在她將去史丹佛的第一年,她建議他們彼此「給對方一年的時間,並且去認識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