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845年至1943年,將近百年的時間,上海有所謂的「租界」,如著名的法租界、英租界,這是一種特區,除了開放港口與對外通商以外,外國人還享有許多特權,如可以永久租地,若犯罪交由外人收辦,接近領事裁判權。

租界是腐敗的清朝鴉片戰爭戰敗所造成的,對現代歷史有深遠的影響,最主要的就是強迫中國開放,走向國際化。1842年南京條約也同時割讓了香港,亞洲第一個東西薈萃的外向型國際都會自此誕生。

租界對中國帶來的影響不僅在基礎建設上,更包括商業設施和法治文化,西方銀行就是英國人引進的,可以說有了租界,中國才真正開始走向集商貿、金融、工業於一體的現代化城市發展模式。

當年的租界和今日上海的「自由貿易區」或台灣「自由經濟示範區」有些相似。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指出,建設自貿區是國家戰略,要求「大膽闖、大膽試、自主改」,儘快形成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新制度。這次「兩會」期間,有23個省市政府均提出要申報自貿區。

關鍵字是「自由」,也就是「體制」的突破,可以不受拘束,特別是對外國人,大幅鬆綁人流、物流、金流等限制,發展具前瞻性的產業活動,根據行政院的說法,這叫做「境內關外」。

如同所有的政策,自由經濟示範區也引起反對的聲音,有人表示自經區是台灣產業的自殺區。前副總統蕭萬長則說,台灣經濟要「轉骨」,自由經濟是命脈,開放是關鍵。

為什麼開放那麼重要?因為這代表你的所在地將做為區域經濟活動的主要據點,別人要到你的地方來,配合你的遊戲規則,你是主人,有主導權;而且由於你是核心,可以帶動各種周邊經濟,擴大產值。當年因為太多台灣企業赴中國大陸投資,以致台灣經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政府強調我們開放的程度比上海還要更大,但若問究竟包括了什麼內容,可能很少人能回答得出來。根據行政院最新版本,自經區包括了智慧運籌、國際醫療、農業加值、教育創新和金融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