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在香港參加一個論壇,討論台灣投資環境,演講結束,一位女士走到台前和我交換名片。「黃先生,我對你剛才講的內容很感興趣,我正在考慮移民台灣。」

我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她大約40多歲,名片上她只是一個普通的professional,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問題是過去要做什麼?台灣農業很強,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方面的項目,可以介紹給我?」我問她有多少錢,看她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我沒有很多錢,和朋友湊一湊大概有幾百萬(港幣)吧!」的確不是很多,然而台灣有機農業初期投資也不需要很大金額。

台灣變成香港人羨慕的地方,是過去一、二年的事,就如同新加坡最近成為許多年輕「台勞」(根據某媒體說法)輸出的市場,本質上充滿了荒謬,卻又不得不引人重視。

你可以理解香港人的心情。上週,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遭身分不明歹徒持刀攻擊,被砍成重傷,兇手下落不明;稍早前他突被撤職,據了解是因他大幅報導媒體限制而惹惱當局。

這個事件之所以震撼人心,在於其徹底粉碎了香港自由法治的形象,兇手主要目的是滅聲,不是滅口,警告意味濃厚,讓香港人了解到他們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連特首和李嘉誠都出來痛心表示「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以現在的狀況來看,香港的確生病了,而且越來越嚴重。麥克阿瑟將軍曾說:「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換成香港,你可以說「香港不死,只是衰退」。香港的衰敗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不再多元 (diversified)香港曾是中國與世界接軌的橋樑,也是東西文化的匯流地,但這幾年中資色彩越來越濃,不管在工作或文化上,都造成了傾斜,你很難再說香港是東方的紐約。

第二、不再獨特。過去香港是外資進入中國唯一的Gateway,也是大陸企業走向世界的出海口。隨著上海和中國各地紛紛成立自由貿易區,等於是在各地複製香港經驗,焉能對香港不造成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