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位朋友對於握壽司,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不就是在醋飯上放塊生魚片嗎?為什麼要賣那麼貴?」的確,嚴格說來,握壽司就是在醋飯上放塊生魚片,但生魚片不僅是新鮮而已,好吃的握壽司,還要注意魚肉的熟成、刀工創造的口感,與醃漬、炙烤等調味,如何創造生魚片與醋飯交融出來的美味,最大的差別,就是「細緻」兩個字。

隱身台北巷弄,連《Newsweek》都說讚的握壽司
笹壽司的吧台與天花板用黃檜裝潢,溫暖高雅。

位於中山北路巷內的握壽司名店「笹鮨(sasa)」,就是一間無論何時前來品嚐,都能感覺到極其「細緻」的一家壽司店,也因為如此,笹鮨獲得名廚江振誠的推荐,被《Newsweek》選為「全球101家最值得一吃的餐廳」。

笹鮨不僅細緻,還散發出一種沈穩的豪華,雖然名稱中的「笹」是細小的竹葉的意思,但是檯前盛裝給客人生魚片用的盤子,可不是竹葉,深褐色的底抹上淡淡的一層金,天花板與吧台還用黃檜打造,顯得溫暖又極其奢華,但我好奇,如此耗費巨資用黃檜做吧台,難道不擔心客人吃東西時,不小心滴到醬油,留下污漬?

「所以我們會馬上擦!」小姐笑著說。無怪乎,笹鮨的黃檜吧台,至今還保持著美麗。

笹鮨的細緻,表現在對客人的體貼上,從最先上來的蛤蜊清湯,目的在於讓客人先暖暖胃;顧及到客人味覺的轉換,與食材的表現,總是生、熟食交替著上,顯得格外豐富;笹鮨的烤鰻魚,是我吃過最細緻的烤鰻魚,肉質細緻,醬汁不會過重,就連鰻魚的魚皮,也烤得酥脆而沒有腥味。

隱身台北巷弄,連《Newsweek》都說讚的握壽司
笹鮨的鰻魚烤得極細緻,比許多鰻魚店還優

記得第一次來笹壽司時,一次吃了兩種不同的海膽,體驗不同海膽的甜味與香氣,所以這一次,我問師傅,「今天是不是也有兩種海膽?」師傅聽到我這樣問,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說:「日本最近大風雪,所以沒有進到其他的海膽,今天只有赤海膽。」一般的壽司店,也許就此打住,但是笹鮨的師傅碰到客人這樣問,會覺得這個客人喜歡吃海膽,於是,師傅就問我:「我做兩種口味的海膽給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