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A女帶了私藏法國波爾多Petrus 昂貴紅酒上桌,翻了個白眼說,「沒有了佔有,就不是愛情,這只是一種嚮往,不可能存在。」如果它真的存在呢?會是以甚麼樣的樣貌存在?擁有它的人們,覺得幸福嗎?

想要愛情的自由?試試「千頌伊」最愛的紅酒

滿足於它的自由和友善?還是滿足於其他甚麼我想像不到的呢?男人R開口了,「這樣的愛情多美好,光想著都覺得美妙……..」「你見過嗎?經歷過嗎?分享一下,說說你知道的!!」這個話題太有意思!

超出我能理解的範圍了,我很熱情的邀請R加入女人間的對話。

「你要說的是”性友善和性自由”吧!?最美妙的部分,我想不出有別的了。」

A對男人的解讀向來如此,R一點不含糊,點了菸伴酒說,「是啊!談情說愛有多麻煩!我們男人誰不想跳過那個階段,直接進入重點!!」這論點實在”夠男人”,問題是,重點過後,接著呢?然後呢?「然後就結束換個女人啦!!妳情我願又雲淡風輕的多好!!」R的表情姿態隱隱嘲笑著我們這群蠢女人還活在古世紀,根本不懂男人。

其實就演化來說,這類自我感覺過於良好的新品種男人,有些過了頭。

聊到新品種男人,讓我想起卡麥蓉狄亞茲(Cameron Diaz)在 The Sweetest Thing中的一個段落,卡麥蓉飾演一位在愛情中受過傷,失去勇氣追求愛情的女孩,在酒吧裡對著一位來索討電話的追求者真心懇切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對方在還未聽完就為之氣結:「我只是想找個女人上床,怎麼這麼麻煩!?」轉身就走,留下卡麥蓉的錯愕。

想要愛情的自由?試試「千頌伊」最愛的紅酒

關係裡沒有溫暖和真情,這樣的關係到底值得甚麼?友善、自由,沒有苦痛、不佔有,再加上雲淡風輕,這些詞彙加總,等於”快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