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預測烏克蘭爆發的危機,將以何種方式結束。歐盟和美國正竭盡全力確保和平過渡,以及更穩定的民主政體以及改革。雖然無法預知這場危機將如何結束,但至少應該弄清楚危機爆發的來龍去脈。

多年來,烏克蘭積極尋求和歐盟建立密切關係。該國領導人希望加入歐盟東部夥伴計畫,敦促簽訂歐盟聯合協議,並設立全面自由貿易區。1991年烏克蘭獨立後,全部14任當選總理和4任總統,無一例外地,批准了前任政府談判訂立的協定。

烏克蘭原定在2013年11月,於維爾紐斯召開的東部夥伴關係首腦會議上,訂立聯合協議,然而,就在歐盟和烏克蘭解決遺留問題時,形勢卻突然急轉直下。8月起,俄羅斯逼迫烏克蘭放棄它自己選擇的線路,引發國內針對聯合協議的抗議。加上克里姆林宮實行針對性制裁,並威脅對已疲軟的烏克蘭經濟,採取更嚴厲的措施。

俄領導人公開表態,一旦烏克蘭和歐盟簽署自貿協定,俄烏自貿協定將自行廢止,並將對烏克蘭輸俄的所有商品和服務,徵收高額關稅。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選擇了讓步。在向歐盟領導人解釋無法簽署聯合協議的原因時,他明確表示自己如此決策是迫於俄國的壓力。

這決定,引發了基輔街頭的屠殺死亡事件。許多烏克蘭人認為,歐洲象徵著美好生活的希望,但突然間,他們發現遭到了腐敗政治精英的背叛。換句話說,克里姆林宮的壓力和亞努科維奇政府的動搖,共同構成了當前這場危機的根源。

如果亞努科維奇決定頂住俄國的壓力,烏克蘭無疑將面臨嚴重的困難,但擁有歐盟聯合協定,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可能提供的資金和援助,俄羅斯措施的效力,應該持續不了多長時間。

當然,歐盟將要求烏克蘭進行艱難的改革,但烏克蘭的改革,並不會比其他共產主義國家更加困難,眼看隧道盡頭,將閃爍著希望的曙光,只要隨著改革進程,烏克蘭將有可能成為更為堅定的歐洲民主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