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禿鷹劫掠地球資源已行之有年。這一次透過美國知名記者的筆,一點一滴披露當中的故事。

所謂禿鷹,不光指普通的地下錢莊,而是專門把錢借給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如果接受國沒有準時支付債務,他們就會把整個國家吞掉。從中亞的哈薩克、亞塞拜然、美國的阿拉斯加、墨西哥灣國家直到西非的賴比瑞亞等,這群禿鷹在全球到處劫掠,只要有石油的地方都看得到禿鷹的蹤跡,就連日本311地震的核災都與這群禿鷹集團密切相關。而禿鷹集團的成員,名號更是響亮: 有英國石油、埃克森石油等能源業者,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B)、世界貿易組織(WHO)等跨國組織,還有華爾街避險基金,甚至英、美、第三世界的政府官員也涉入其中。本書作者即真實記者帕勒斯特,他刻意突破禿鷹的阻撓,從各式文件、訊息中抽絲剝繭,抵達災難現場進行深度採訪時,一一揭穿企業禿鷹的陰謀。

一場石油巨頭、避險基金與西方政府共謀的金權遊戲。美國最受矚目的調查記者葛雷格‧帕勒斯特20年調查力作,揭開金融海嘯、油價飆漲、核電廠興建、戰爭、政變……所有與全球政經有關的大事件,原來都是禿鷹惹出來的禍!

《精彩書摘》

第一章 金手指

紐約市郊丘陵社區

都是我的錯,我實在太小氣了。他們要我租一輛毫不起眼、油漆工或打雜工才會開的白色廂型車,這樣大清早停在BMW和保時捷呼嘯而過的路旁才不會引人注目。但我擔心英國廣播公司不肯付租車的錢(這點倒是被我猜對了),所以我才會坐在我這輛車齡十四年、煞車燈還一直秀逗亮著的破紅色本田車裡。

沒差,反正我會在這兒耗著,等到你出來。

嗯,或許吧!現在天寒地凍,從甜甜圈店買的咖啡也冷掉了。我苦等著「禿鷹」從豪宅的電動大門開車出來「上班」,然後開著這輛顯眼到不行的紅色汽車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尾隨,我已經喝光三杯咖啡,現在超想上廁所。
這時,老天爺開始降雪。黎明前厚重、潮濕、惱人的雪,把大地萬物染成一片雪白,除了我這輛紅色破車以外。我乾脆就就在引擎蓋上弄個閃光標誌,寫上:

「我在跟監,我就是在等你」算了。

我們凌晨四點就出動了。處理這種電視新聞好像很風光:戲劇性的長鏡頭,然後有人跳出來製造正面衝突。但是經過凍得半死的四個小時後,再怎樣也風光不起來,我的膀胱還一直在怒吼。

佩妮在「禿鷹」的辦公大樓前跟監,她從我們那輛豐田車上打電話來說她跟賈姬想尿尿。現在她們要冒著讓整件事曝光的危險,只因為她們死也不肯蹲在樹後面灑尿,把雪地染黃。那兩個女人堅持要用陶瓷馬桶,所以必須離開崗位。他媽的,好吧,去找間加油站,但千萬別讓他們看見了。

瑞卡多扛著他的相機,那是他的寶貝。瑞卡多一向很鎮定。他剛從伊拉克回來,靠著他的鎮定才保住一條命。瑞卡多從不覺得餓、從不覺得冷,也從來不需要去尿尿。我不知道他嗑了什麼藥,但我也想來一點。

我告訴瑞卡多:「我們要留下來。」為什麼呢?如果連上帝都不在乎「禿鷹」和他的謀生之道,以及他在非洲幹下的勾當,那我又何必在乎呢?哼,去他的上帝。(….)

但我沒有問自己為什麼在這裡。因為我們的線民在錄音中這樣提到「禿鷹」:艾瑞克已經「棄明投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