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年初以來,新一輪的質疑聲淹沒了新興市場,新興國家的資產價格下跌。第一波衝擊,始於2013年春季,當時美國FED宣佈將開始「逐漸削減」每月長期資產收購數額(即所謂的量化寬鬆),新興市場的熊市也隨後降臨。

其中壓力最大的是所謂「脆弱五國」——巴西、印度、印尼,南非以及土耳其(1月份爆發小型危機的阿根廷並未計算在內)。但憂慮情緒,也已蔓延到了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美聯儲逐漸縮減量化寬鬆的行動,是否在今年催生更多的新興市場危機?相比於導致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或其他突發性資本外流事件,當今的狀況究竟處於何種程度?

新興市場之前的牛市,證明了公共負債/GDP比率,已成功降低,但無論是1994年墨西哥的「龍舌蘭危機」,還是1997亞洲金融風暴,都並非由公共負債所引發。真正的起因,是在兩起事件中的匯率政策,2001年二月土耳其貨幣崩盤前一年的情況,也是如此。

如今,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不僅公共債務負擔較低,同時似乎都實行浮動匯率,而且國內銀行資本充足,並施行監管以限制外匯風險。但為什麼它們依然會如此脆弱?

無可否認,那些看上去最為脆弱的新興市場國家,都有著巨額經常帳戶逆差,同時在總儲備扣除短期債務後的,這些國家中央銀行的淨儲備,也所剩無幾。但有人也會說:如果存在資本外流的話那麼匯率將會下降,導致商品和服務的出口增加而進口減少;那麼隨後的經常帳戶調整將很快減少國家對資本流入的依賴。既然存在一定財政迴旋空間而且銀行較為穩固,那麼一個新的均衡狀態將會很快建立起來。

不幸的是,對於某些國家來說,真正的弱點,其實是在私人部門的資產負債表上,家庭和非金融企業都承擔著極高的金融槓桿。此外在許多情況下,那些逐漸依賴利用廉價外國資金來發展國內業務的企業部門,也會暴露在極大的外匯風險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