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Torgovnick May對注射針的恐懼可以追溯至她五歲時,當時她與妹妹Lizz在醫生的辦公室裡,他們的醫生起了一個絕佳的想法:「何不讓Kate先打一針?好讓Lizz看看這是件多麼簡單的事情。」

身為姊姊,Kate本來相當樂意在妹妹面前展現勇敢的一面,直到家庭醫生拿出一支注射針並插入存放疫苗的小玻璃瓶裡,她開始感到恐慌。她試圖告訴自己:「要勇敢,要勇敢。」但後來她還是忍不住衝出去了,Lizz也轉身跑走。

不幸的是,對注射針的恐懼自此常存於Kate的生活之中。理智上,她很清楚打針其實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甚至流一點血也不嚴重,但只要一想到打針,就會讓她極度不舒服,甚至覺得呼吸不到空氣,這是無法控制的自然反應。

對注射針的恐懼其實是很常見的,Mark Kendall在演講中指出:「為何我們還在用1853年那時的技術來接種疫苗呢?」

「奈米貼片」(Nanopatch)是Kendall的創新產品,可以透過比一張郵票還小的貼片來接種疫苗。在動物實驗中,奈米貼片可以將藥物對準皮膚表層細胞,因此比注射更有效。但有趣的是,終結對注射針的恐懼不過是奈米貼片最微不足道的優點。觀賞Kendall的演講,看看奈米貼片如何讓接種疫苗變得更容易,並且幫助科學家開發其他疾病的疫苗。

目前擔任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的Kendall並不是唯一一位試圖不再使用注射針的人,以下讓我們看看其他超越針頭與注射器的創舉吧!

用噴氣法進行注射

2012年,國立首爾大學的Jack Yoh公開了一項透過雷射脈衝投藥的設備。脈衝持續250微秒,經過了Phys.org網站上所描述的一連串反應,創造出僅比人類毛髮寬一點的藥物細微噴出物。Yoh解釋道:「衝擊噴出物的壓力高於皮膚的抗拉強度,使得噴出物能夠順利地滲透到皮膚下的目標深度。」這項設備意圖將藥物送到表皮層。

運用噴射法注射藥物

麻省理工學院的一些科學家相當喜歡噴射注射器的想法,但這類型的設備無法每次都將藥物準確送到相同的深度,因此他們創造了勞侖茲力致動器,該設備使用一個由電流所驅動的微小磁鐵,在夠大的壓力和速度下,將藥物滲透進皮膚。醫生可以根據所施加的電流來控制藥物的所在位置。推動這項設備的其中一位科學家Catherine Hogan表示:「如果我要為小嬰兒接種疫苗,不需要施加像幫我自己接種疫苗那麼大的壓力,那也就表示我們可以為人量身打造所需的壓力數據,而這正是這項設備美好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