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上海員工走掉一半以後,我差點想結束事業。」霍老黯然神傷的說。

多少人想圓上海夢

霍老是我認識眾多的房仲朋友中,少數幾位離開大品牌後,還敢投入全部資金在培養房地產戰將與團隊的朋友。十年前,在台灣的市場站穩後,總覺得市場受限制、飽和甚至萎縮,他是少數敢進軍上海的朋友,初期的確賺到了不少錢。

06年我剛到大陸授課時,曾經跟他數度碰面,霍老豪氣干雲,雖然我知道他很辛苦,表面不說但我都能感受得到。因為夢想清晰可見,市場希望無窮促使著霍老奮力前進。他多次跟我分析上海房地產市場的全貌與機會,看到霍老發展得這麼好,年過四十還有遠大夢想,身為朋友的我很為他高興。

過年前碰面,霍老人瘦了一圈,頭髮全白,精神與戰力似乎削弱不少。

「現在根本招不到人啦」、「薪水怎麼可能一直跟著上海物價攀高」、「人越來越難帶」、「人都留不住啦」、「訓練?你都在幫別人訓練啦!」這五句話,我跟他吃飯這兩個多小時中,大概聽他重複二十幾遍。

陸幹要怎麼帶?

這問題霍老想過千百次,他跟我分享他的四階段實務與慘痛經驗。

第一階段,以前自己一個人去上海,在沒有班底的時候,老婆就是他的幫手,久而久之,變成他跟老婆是一個圈圈,其他人是另外一個圈圈,總是施展不開來。

第二階段,改用台灣店長來帶大陸同事,霍老自己退居第二線,沒多久,台灣店長也帶不動大陸同事,還被陰謀、造反、聯合逼退,害他損失兩、三位超級戰將。

第三階段,培植陸籍幹部升上店長,再由當地人管理當地人,起初成效不錯,陸籍同仁也很服氣,但沒多久,陸籍店長成績不錯就拿翹,開始獅子大開口要求特殊薪水與福利,讓他非常困擾。當然霍老也知道,不是只有他這個行業如此,整個上海的物價與薪資水平都大幅上揚,他只是冰山一角。

後來因房地產業的業績很難預測、大起大落,只好讓超級陸籍店長離職,重新培養一批新幹部,據他所稱,這樣的惡性循環,大約來回兩、三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