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熱愛樂器,對那些可以演奏發聲的器具,都會忍不住觸摸一下,聽它們的振動,感覺它們是否在說話。有時候,真的會聽的到它們和自己的靈魂在對話,當那樣的時刻發生的時候,也是理智無法插手的時候,心裡頭只想把這引起共鳴的樂器帶回家。

我自認不是一個衝動購物狂,相反的,每次的選擇都有其目的,每次抉擇都是考慮再三的決定。但是對於樂器,尤其是吉他,我並不是用理智來評估,直覺是我的準則。有時候,心比腦先下了決定。

但對於身邊還是不停的出現目前或是長久以來用不到的其他物品,我常常反省自己的決定是否太過草率,期許自己在下一次選擇時能再思慮深入些。

前陣子在路上遇見了在台灣發展烏克麗麗的友人,熱情的給了我兩個小孩一人一支。他說現在很多小朋友在學,讓我帶回家教他們,盛情難卻。兩支琴帶回家後,小朋友興奮的拿起烏克麗麗表演了起來,也許是看過太多在台上表演的我,動作模仿一致,但未學過撥音弄琴的他們,對新鮮事物的熱情很快就消退了,烏克麗麗慢慢的就成了玩具箱中較不討喜的一項。

我看到箱中的樂器雖然未發出聲音,但我卻似乎聽到它的低鳴,未被妥善使用的傷心。也許是家中的小孩未到達學習的年紀,也或許是環境與機會不夠充分,使得這樣容易入門的樂器竟然落得玩具的下場?

雖然友人的禮物不花一分一毫,但卻也再次提醒了我,有多少物品被束之高閣?有多少物品只被使用過少數幾次就被遺忘?當我決定擁有它的時候,是我需要還是我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