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3個引起爭議的話題:放天燈製造垃圾還害死貓頭鷹之類的野生動物,把豬養到破千斤然後抬來比賽,以及為了完成對神像的開光宗教儀式而悶死白文鳥。我認為這3個新聞話題都和倫理主題有關:儀式價值與倫理價值的衝突

平溪放天燈雖然有很長的歷史,熱起來卻是最近這2、30年的事。我記得大學時元宵去放天燈,已是人山人海,可數到20幾校的校系服,足證放天燈在當時大學生中已相當熱門。近年有越來越多的一般市民參與,政府也主導了一些節慶祭典式的天燈活動,除了在當地製造交通混亂與垃圾外,那些飄出的天燈一一落下後,散布在遼闊的北海岸山區,不但是個難以完全腐化爛去的垃圾,更造成野生動物的生存威脅。今年反天燈議題的主訴求圖片,就是隻被天燈纏繞致死的貓頭鷹。反對者認為這是沒啥必要的祈願活動,造成了生態浩劫,贊成者則認為這是充滿美感的祈福儀式,且能帶來相當經濟收益。

所以支持方所持是美學與經濟價值,反對方所持是生物與環境倫理價值

賽神豬通常見於客家義民信仰(三峽清水祖師廟算是另一個重點地區),把豬養得超肥來比賽重量,勝者多可得賞,而不論勝敗,神豬均用以獻神。贊成者認為這是宗教誠意的表現,也是族群傳統,但反對者則認為此儀式活動其實沒有多久的歷史,與信仰不殺生的原意衝突,甚至只是金錢之爭,或有賭博疑義。

所以贊成方所持為神聖與經濟價值,反對方所持是生物倫理價值

白文鳥開光的爭議,是發生在台南的某間保生大帝廟。為了要替分靈的神像開光,所以在神像背後塞入活白文鳥封死。廟方表式這是乩童降旨,有300百年傳統,反對者則認為通常開光頂多封一些昆蟲節肢動物等五毒,此舉實在不夠人道云云。

所以支持方所持是神聖價值,反對方所持是生物倫理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