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關注美國股市,相信卡爾伊坎(Carl Icahn)這名字你一定不陌生。論身價,他算得上是富比世富豪全球排名前五十之一,據估計資產超過七千億新台幣,當然他也是被不少華爾街人士封為禿鷹、金融大鱷,更是上市公司董事會最不願見到的搗蛋鬼。

伊坎最擅長的手法就是先買入一家公司股票,然後逼迫董事會配合他所希望的改革,大到裁員、營運政策,小到發放股利、或者是實施庫藏股,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去年八月蘋果執行長庫克還特地與他見面,雙方針對庫藏股一事細談!

一個市場派跟公司派高層見面可說是司空見慣。但如果你知道伊坎只是排名第二十五名的蘋果公司股東,總金額大約40億美元(蘋果總市值將近4800億美元),總持股只占蘋果股權不到1%,你該佩服的是庫克,該佩服的是美國企業對小股東的尊重,還有該佩服的是這個保障小股東權益的機制!

現在是二月中,很快台灣股東會旺季又來到,根據規定大概四月份就是最後過戶日,這段時間前後,凡是有心入主公司的市場派、金主,或者是面臨經營權保衛戰的大股東,都在積極找委託書!

這是台灣股市很怪的現象,不用真的花錢買股票,只要買委託書,一張一萬塊的股票,可能只要花不到百分之一就可以買到委託書,為什麼會這樣?說穿了,因為小股東知道自己權利根本無法伸張,與其當把股東會通知書壁紙,還不如去換點紀念品或者賣給有意收購的大股東!

因此,每年都看到一堆經營有問題的公司,都發起委託書爭奪戰到處收購。如果是公司派收不到,就開始在股東會召開程序上搞鬼。之前某家尼龍原料上游大廠,,就是靠不讓持股高達三成的市場派進入股東會會場來保住經營權,手法很簡單:選一個小會議室,提早讓自己人馬進駐把位置佔滿,再派出不知哪來的黑衣人把門口堵住,充分發揮主場優勢。

這樣的鬧劇,每年都在台灣資本市場發生,但主管機關卻完全拿不出實際解決辦法,最後只能兩派人馬上法院。但在美國,公司派想這樣搞可不行!因為在美國少數股東是可以向法院申請自行召集股東會,但在台灣卻變成要由主管機關(也就是經濟部)來許可,既然是由政府裁決,那就是找關係,有關係就沒關係,這就是多數台灣不肖上市公司經營者一貫的心態!

另外,美國還有集體訴訟權(Class action)去保護小股東,也就是說經營層亂搞,是可以向法院提出告訴,是屬於刑事犯罪,但台灣卻只有在股東會上一股一票來監督管理層。台灣的上市公司大多為家族控股,投票必勝,更何況還不需要真正持有股票,只有花點小錢騙委託書就好。

而真正要使用集體訴訟權,通常都是公司被淘空、或者已經倒閉,再由號稱投資人救星的「投資人保護中心」來代位求償,但就算能求償,前面清償順位還有銀行與債權人和相關供應商,投資人又能拿回什麼?

一個錯亂的體制既然保護不了小股東,就不可能有卡爾伊坎這樣敢於和公司挑戰的市場派,台灣的公司治理當然也就是淪為騙騙散戶的說法。

不然像某家面板龍頭和某家DRAM大廠,公司大虧損、甚至搞到下市,居然還可以用0.9元價格要公開收購外面流通股票,準備日後再以面額十塊上市,而經營層卻居然完全不用被追訴。

難怪,PTT流傳,台灣是資本家的天堂,散戶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