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本質—自由貿易,是建立在「比較優勢」理論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舉的例子就相當經典,他指出,一個鎮上最棒的律師和最會打字的,不應該是同一人。因為,如果他擅長法律勝過擅長打字,那麼他應該專注于當律師,讓秘書去幹打字工作。這樣能讓兩個人的收入都有所提高。

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國家。各國都應該專注於生產它們生產效率最高的產品,而不是所有東西都生產一些不擅長的東西,這樣才能讓該國的收入有效率地提高。

但有些經濟學家反駁,對於那些沒有專業能力的人,或是認為:購買來自中國的便宜進口品傷害了西方就業的人,難道永遠都是錯的嗎?

薩繆爾森把比較優勢理論稱為經濟學中最美麗的部分,但他晚年的思想也有了一點變化。他說,如果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可以將西方技術與低工資相結合,那麼與中國進行貿易並定會拉低西方工資。西方固然能夠以更低的價格獲得商品;但是,薩繆爾森指出,「能在沃爾瑪買到八折商品,並不一定能夠彌補工資損失。」

更清楚地說,能以更低廉的價格買到商品,並不一定能夠彌補因追求效率而犧牲掉的生活樂趣。

自由貿易的支持者的理論點是福利,但福利完全用金錢來衡量。時間就是金錢:你可以從一個小時工作中賺到的錢越多,你的生活就越好。但對那些你很喜歡做、認為很有價值、但又不符合收入最大化原則的東西,怎麼辦?

經濟學家的反應是,你工作的效率越高,你就有越多的時間可用於其他事情。這一理論的麻煩在於,你越是用金錢來衡量你的福利,你就越可能認為你花在朋友和戀愛上的時間,是一種「機會成本」,而不是一項福利。

盡可能從時間中擠出金錢的目標,對窮國來說十分合理,在那裡,時間使用效率低下可能導致饑餓。毫無疑問,經濟發展的全部意義就在於降低無效率的成本。但經濟學家並未意識到,他們的邏輯並不那麼適用於發達國家,更不宜把這一理論,擴展到生活中的所有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