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正面臨重大挑戰,挑戰之巨是任何單個國家所不能解決的。歐洲面臨著經濟危機、失業蔓延和來自發展中經濟體的日益激烈的競爭,因此必須找到技術優勢和新的工作模式,而老化的人口,及正在給耗盡的公共預算,造成越來越嚴重的桎梏。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歐盟必須專注於教育,從而發展人民的才能和潛力,並借此刺激經濟和社會復蘇。

教育不僅是更好的工作和更強的GDP增長的關鍵,也是文化、政治和社會發展的關鍵,而這些方面的發展優勢確保人民團結、便於地方、國家和國際層面領導的必要條件。通過致力於正確的政策,歐盟領導人可以確保歐洲教育讓歐洲人民,成為出色的全球公民和強大的經濟貢獻者。

好消息是歐洲領導人,似乎認識到了追求知識的價值。在分配2014—2020年歐洲預算資金時,歐盟各國政府明智地決定,增加教育和研究經費,這也是唯一的經費增加領域。這一捍衛教育和研究經費的承諾,體現在各個層次的決策中。

此外,為了推動歐洲向負責任的創新和合乎道德的生產樞紐的轉變,決策者必須確保高等教育機構,能提供在共同價值基礎上的最先進的知識,和高度靈活的技能。這意味著發展從職業學校到博士專案的差異化教育系統,讓學生獲得國際經驗,從而體會超越國界的機會。

比如,伊拉斯謨(Erasmus)專案讓大學生得到海外學習和工作機會,並作為學位授予的一部分,這拓展了參與者的視野,也增強了他們追尋工作崗位的意願和能力。這一項目還豐富了本地學生,為教授們提供了關於其他高等教育傳統的洞見。

此外,歐盟領導人必須認識到,高品質教學對大學和尖端研究一樣重要。儘管所有人都同意研究者需要經過全面的訓練,但人們普遍認為,好老師常有而好教學不常有——這一觀點正在妨礙各個層面的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