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是恆久不衰的題材,最近就有好幾部創下佳績,前有日本是枝裕和的《我的意外爸爸》,後有墨西哥歐亨尼奧德伯茲的《重點是,我愛你》,都在探討血緣與父愛之間的關係,也都在問親情究係由基因連結還是透過後天相處培養的?然而改編自真人真事的英國電影《遲來的守護者》則將高度提昇,更進而關注英國社會中,平民與知識份子間不同的宗教態度以及文化面貌。 

茱蒂丹契(Dame Judith)飾演一位年輕時因為未婚懷孕,被民風保守的愛爾蘭社會視為敗德,並被家人棄置到修道院不顧的婦人,菲洛米娜。她在那裡產下一子,兒子三歲時,修女瞞著她將小孩賣給美國家庭收養。從此,她歷經50年再也沒見過兒子,卻一刻從未停止詢問兒子的去向。後來,在剛從布萊爾政府公關室主任一職被鬥下台的前BBC特派員馬丁(史提夫庫根Steve Coogan飾演)的陪伴與協助下,她遠赴美國,發現了兒子的下落以及自己一直被修道院欺騙的真相。 

因為怕破梗,我不在這裡剖析尋子線的發展,而這其實也不是導演史蒂芬佛瑞爾斯的重點。我覺得本片的可觀之處是在故事線之外,細膩的呈現了菲洛米娜與馬丁這對在性格、宗教觀、教育水準與意識形態上,差別均極大的不可能搭檔,如何為了達成共同目標,一路超越歧異,弭平衝突到最終達成任務的過程。在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生動幽默的對白,以及生活細節的厚實描寫,展現了跨文化接觸的另類趣味。 

角色的立體塑造讓我們看到,沒見過什麼世面的鄉下婦人可以經由簡單信仰、事事感恩而擁有的單純快樂;以及受過高等教育被訓練為一個世故精明,習慣以懷疑態度處世的知識份子,因為不再單純而變得難以取悅,兩者間的得失一下子還很難比較出高下。